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女娲,女蜗《仙尘修缘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尘修缘传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女娲

角色:女娲,女蜗

简介:千年前的那场乱世纷争惊动三界,也造就了你我之间的缘分
意外之下的救助,一念仁慈的封印,千年之后,是缘也是劫? 莫名出现的各种异象,难以化解的各种灾劫,三界浩劫与我之间你究竟如何取舍? 何为仙来,何为妖?执念难断相思熬
只愿君心明我意,仙妖无谓为君泣
纵使你算尽天机,看透尘世…

仙尘修缘传

《仙尘修缘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又或许是因为惊吓过度,小女孩睡得很沉,丝毫没有察觉有一双银色的眸子正紧盯着她。

黎明时分,天边出现鱼肚白的光亮,篝火已然是熄灭。大树底下,一头雪白无暇的成年老虎,正站在一个酣睡正香的小女孩身旁,银眸深邃遮不住的超尘脱俗之气,神圣而又高贵。

忽然白虎抬起了自己的虎爪,轻按在了小女孩的额头眉心处。那举动看似随意,下手时却满是温柔与小心,生怕是惊扰到了这小女孩的美梦似的。

在白虎的举动之下,淡淡的柔光从小女孩的全身散发出来,与白虎身躯之上那七颗若隐若现闪着光芒的星宿相互辉映着。不多时,当柔光退去,白虎的银眸中显出了疲惫之色,神色萎靡的收回了虎爪。

没有叫醒小女孩,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小女孩仍旧是靠在大树枝干上熟睡着,时不时的还会用小手在脸上挠挠。而白虎却就此消失在了这片树林当中,好似从未出现过。只有离去时那有些踉跄的步伐,疲惫萧条的身影似乎在朦胧之间,出现在了小女孩的梦呓里,如梦似幻。

彼岸山下的巫族小村庄中。

现今的巫族小村庄已然不复往昔,虽然在白虎仙君的努力之下,这里一切如旧,可却没了曾经的欢声笑语,温馨淳朴。白虎仙君自回来之后,便不辞辛劳日以继夜的亲手打扫着战场。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无一不是他亲力亲为,没有动用丝毫法术。虽说巫族众人的魂魄已然与这封印结界融为一体,可他却不忍让这个承载了他们历代回忆的地方,成为那般的狼藉与萧瑟。他虽性子清冷淡漠,不愿沾染凡尘俗世,但却不是真正无情无感之人,而今他也只想尽一份绵薄之力而已。

在离小村庄的不远处,高高低低立着许多墓碑,那些墓碑便是他一笔一划亲自刻上,也是他亲手把那些巫族众人的尸体入土为安的。这一次巫族所遭受的劫难可谓是早有定数,可他身处其间又亲眼目睹,怎能无动于衷?对他而言,巫族的牺牲太过沉重。

洛樱与凌子轩的墓碑之前,白虎仙君站在其旁,一身素白无色的衣裳,能镇百色,纤尘不染,更是衬得他的肌肤若冰雪铸成一般。银色的眸子依旧灵动无情,长及脚踝的银发似乎正被风吹拂,慢慢飘舞着,宛若一道银色瀑布在撩动,当真是风姿天成。

白虎仙君身边,凌若瑄正跪在父母坟前,双眼虽红肿得厉害,却已是没了泪水。之前天真无邪的小脸之上此刻满是悲痛,这段时间下来她是日益消瘦,整个巫族的牺牲对这个小女孩而言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那日整个巫族遭蒙劫难,而凌若瑄则她母亲以及白虎仙君事先的安排之下,从巫族的禁地转移到了安全之处。虽说是躲过了这场灭族之灾,但这小丫头却利用圆光术,把当时发生在巫族小村庄的一切,看得是一清二楚。

这凌若瑄虽然年纪尚小,但在亲眼目睹了灭族之难的情况之下,却仍旧靠自己咬牙苦撑了过来。她不仅仅是继承了其母亲过人的天赋才能,就连这心性上也是继承了其父母的优良传统。也难怪洛樱身为一族之长,会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她这么做也并非完全出于私心。这小丫头如果好好培养,日后成就定是不可估量的。

“你有什么心愿吗?”白虎仙君清冷的声音悦耳动听,却不带丝毫情感。

凌若瑄盯着父母的墓碑半响之后,咬牙开口道:”我要长生不老!”她稚嫩的童声说出这话时略带颤抖,但坚毅的目光却让人不容忽视。

“这是你之所愿,我便让你如愿。但你须知道,你要为你做的每一个决定背负起责任,这与你的年龄无关。你若考虑清楚,我便助你。”白虎仙君仍旧是那么无喜无忧不卑不亢,好似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决定从他口中出来,都是那么的平淡无奇。

长生不老,自古以来便吸引着无数人为其痴迷疯狂,可万载岁月中却无一成功的。长生一举听似简单,却难如登天。天道有序,万物皆灵,又有谁能真正超脱其间长生不老呢?即便是修仙问道,那也只是拥有比常人更长久的寿命而已,却也终有尽时。这长生不老从凌若瑄口中说出,她不知其意有多重大,白虎仙君却深知。但他却并未多加言语,只是任由其选择决断。

凌若瑄回头用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白虎仙君,希望可以从他的神态当中看出些端倪来。不过,仅是片刻,她便放弃,再次转头看向了自己父母的墓碑。白虎仙君的清冷是一种超尘脱俗清心寡欲的洒脱,带着难以亲近的庄重与神圣。那份洒脱不沾染俗世之感,是一种勘破天机,看透尘俗之味,毫无做作之感。虽是清冷却不会让人觉得心凉,也生不出厌恶之感。

良久的沉默,凌若瑄始终跪在自己父母坟前一言不发。

数日之前,在白虎仙君处理完那丝禁忌之力回到这巫族小村庄之后。女娲娘娘的神像便柔光笼罩,随即在神像之上便显现出了女娲大神的虚影。

自百年以前,女娲大神与魔君交战并且镇压封印禁忌之书以后,便一直闭关修养。而今浮现于神像上的虚影也仅仅只是她的一丝神念罢了。

当日在闲梦小镇的树林里,白虎真身利用其自身的神力,在几近耗尽其修为的代价下,才在保全小女孩的基础上,在其魂魄中融入封印,将那丝禁忌之力镇压封印于她体内。如此之举虽然对他而言消耗极大,可却成功保住了小女孩一命。并且能让她丝毫不受禁忌之力影响,平凡快乐的继续活着。

因为小女孩的天真善良,令她免于一劫。可因果业报早有定数,岂容人轻易改变?白虎仙君虽是一念仁慈,却也深知自己已然种下了不可避免的因果。

女娲娘娘神念显现,虽并未追究小女孩之事,却也点破白虎种下因果,需自行承担。并因此次之事,撤去了他的仙职,命他重入世俗修行,完善处理禁忌之书一事,了却自己的因果。而巫族之事虽感遗憾却无力回天,幸留得凌若瑄一脉保留巫族传承。女娲娘娘自言叹息,一切皆为定数,神情悲悯之间虚影便消失于天地。

沉默之间,天色已然不觉暗下。白虎只是静静地站在凌若瑄的身旁,等待着她的回答,并未有丝毫的不耐与催促。

“我巫族禁忌中有历代大巫所留下的禁咒巫术。当日,父亲将我藏于其间,在你到来之前,我受历代大巫之力指引获得了他们留在禁地当中的传承……”星光逐渐在夜空当中闪耀,凌若瑄稚嫩的童声已然不再颤抖,情绪平复下来之后,言辞也有条理起来。

凌若瑄就这么不慌不忙断断续续的诉说着,而白虎则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直到她把心中的一切都倾吐而出。她再坚强说到底仍旧是个无助的孩子,现实的残酷让她不得不褪去孩童的天真,接受和面对失去亲人的悲痛,扛起自己一族的使命与传承。

而今她已不再是父母怀中那个可以撒娇的小女孩了,以后的路她必须要自己选择和面对,以后的一切她都要自己去承担。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长大,不得不强迫自己坚强,可她终究还只是个孩子,成长是需要时间的……

而在凌若瑄喃喃的诉说当中得知,她在得到禁地之内的传承之后,便得知了有一种长生不老的禁术。虽禁术当中言明,施术之人和被施术之人都要承担很大风险,且若成功,被施术之人也不能称之为人,还要承受无尽痛苦的副作用。

她虽有提及母亲曾经让她牢记,不可使用禁咒法术之事。因为那是有违天道,会受到天道惩罚的。可她虽有牢记,却年纪尚小,不太明白。她此刻心中所求很简单,只想复活她的父母,复活巫族的人,而要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就要保证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所以,在她幼小的心灵中,便把那长生不老的禁咒法术当成了唯一的希望。

“我会如你所愿,助你长生不老。”淡漠清冷的声音在凌若瑄耳边响起,眨眼之间她便已身处于巫族禁地之中。

不知是经历了多长时间,更不知是度过了多少岁月。在这巫族禁地之中,凌若瑄宛若在地狱中煎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遍一遍承受着痛苦的洗礼,就连时间都好似停止凝固。复活自己的父母和族人,这是支撑她的熬下去的唯一念头,在无数次几近崩溃之时咬牙支撑了过去。

突然有某日她不再感受到丝毫的痛苦,一切都好像戛然而止似的。身体似乎是感受到了暖意,逐渐的睁开了双眼。一抹刺眼的阳光令她双眼生疼,即刻又闭上了。

重见天日的感觉让她略微有些不适应,不过这种感觉只是片刻便缓和。再次睁开双眼,看到了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设,而自己正躺在闺房的小床上,一切都好似如梦一场。

她有些恍惚,有些迷离。起身之间拉开了屋门,走了出去。看到了冰雪不融的彼岸山,看到了昔日生活的小村庄,也看到了那片族人的墓地。

踱步之间她临近墓地前,抚摸着自己父母的墓碑口中喃喃自语道:”爸,妈,你们看,彼岸山的花开了。”

继续阅读《仙尘修缘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女娲,女蜗《仙尘修缘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