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散文杂拌(书号:10881)陈毅,张拓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散文杂拌(书号:10881)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陈毅

角色:陈毅,张拓

简介:简介:本书作者邓友梅著名“京味作家”,作者本人内心深处坚守的情感,也是他作为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放眼世界的文化积淀,呈现给读者的是一个虚怀若谷、谦德满怀的老作家一路行走一路自立的风骨与精气神
《散文杂拌》收入作者的多篇中短篇作品,各个写作时期的重要作品,基本反映了作者创作的全貌

散文杂拌(书号:10881)

《散文杂拌(书号:10881)》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记松柏庵
大约三十七年前,也许三十八年前,我在北京市文联和文化处当小“催班”(那时还没成立文化局)。有天副处长王松声正在门外上汽车,见我在门口,就说:“我去松柏庵,你跟着去玩玩好不好?”跟着玩有什么不好?既没打听松柏庵在哪儿,也没问他干什么去,就跟着上了汽车,上车后发现里边先坐有一个人,圆脸,衣着整洁,戴一副茶镜。松声介绍说:“这是沈玉斌先生,梨园公会负责人。”沈先生很客气,连连点头说:“您贵姓?您多帮忙,您……”文联上下几十位,没一个对我称呼过“您”,因此我对沈先生印象就很好。

车子开过天安门,开出前门。司机问:“还怎么走?”

沈先生说:“上自新路,奔第一监狱……”

我一听不妙,那时我虽然还没当右派,并不认为和监狱有缘,究竟这名称不大吉利;心想:松柏庵,挺雅的名字,怎么修在那地方?

沈先生和王松声在车里谈话,我听出沈先生正为创办一个民办的戏校奔走,校址要选松柏庵。

车子开到陶然亭就停下了,才下过雨,那一带道路积有没腿肚子的水,只能蹚过去。

这松柏庵原来建在一片坟地和菜园中间,离监狱一箭之地,房屋还整齐,打扫得也干净。因为有个看监狱的老头退了休在这看房。我们先在东院看,东院是庙。供的既有道家的真武大帝,药王爷,也有佛门的如来佛和观音大士,“一庙两制”倒也相安无事。随后到西院,这里是“梨园先贤祠”。供的是历代名艺人,我记得同光十三绝的人物有几位就在牌位上。

看完庙去看坟地。看见了杨小楼、金少山等的墓碑。

到此才知道松柏庵不是一般庙宇,而是梨园界聚会议事之所。听说早晨还有梨园子弟在这儿练功。

筹办私立戏校,跟我工作无关,并不关心,以后的事就没打听,第二年春天,上海戏校忽然解散了,我有个弟弟在上海戏校学花脸,这一来就失了学。他求我帮忙转到北京有关的学校来。那时学生转学还不像今天这么难。要多少赞助费呀,去负责人家作“私人礼节性拜访”呀,为老师谋什么福利呀,这些还没时兴,可是公立学校的手续已经复杂起来了:有的学校已很有了点“官校”的气味了。问了几处,皆碰钉子。这时才想起私立民办的学校来。赶紧去打听,说是已经建立,取名“艺培”。校长是郝寿臣,沈玉斌就是主任,但还没招生、开学。我找该校一位秒书谈了一次,不料一谈就妥。人家说:“我们这学校是艺人们集资筹款的,就为了替祖师爷传道,给子弟们出路,有培养条件就收,没别的讲求!”

这时我才感到沈先生作了件功德无量的事。见到沈先生我说了这看法,沈先生眼圈一红,摘下茶镜来擦眼,说道:“我就是跑跑腿,真正出力的是同行们,梅尚程荀、马谭裘张,连萧长华先生都为学校举办了义演。特别是侯喜瑞老先生,拍着胸脯说,有事尽管找我。学校教员实我一个,不要工资,不要车马费。茶叶自备,供我开水就行,您就派活儿吧。”

我听了着实感动,有一天郝寿臣、沈玉斌等一些人去学校检查开学的筹备工作,我又跟着去了。松柏庵已变了样,东院拆了几间房正盖楼,南边坟地正移坟,说是在建一个中学。戏校的办公室就设在“先贤祠”。记得还在那儿吃了顿“涮羊肉”,羊肉是外边买来的,锅子是沈玉斌从家中提来的。因为已有人办公,有了伙房,就请伙房准备点佐料,完全私人聚会的气氛。

开学以后我又去看过两次,看见老师学生就在太阳地里说戏练功,和国立、公立学校相比实在寒酸得可怜,没有明亮的教室、现代化的排演场、花园式的校园。学生们也没有国家供给的漂亮校服。孩子们大部分在走读,所以个个穿一双泥鞋,在青砖地上铺块毯子就练斛斗,但师生们那股干劲、那股热情倒像更感人些。也就是在这里我结识了好友苟令之、令文幼司老生,对曲艺也有研究,调此后从事教育工作一干就四十来年,颇有建树。

过了七八个月,他们告诉我要举行汇报演出了。我听了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几个月就出戏了?当然要去看看,演出地点在中国戏校的排演场,就是当年张大帅的帅府内,倒不是要摆排场,实在是艺培不仅没有排演场,当时也没戏箱。两样一块借。好在郝寿臣兼中国戏校教授,中国戏校教务长史若虚也兼艺培的职务,就有了许多方便。

那天看戏的去了不少,梅先生、萧先生、姜妙香、李多奎,似乎凡是当天不演出的名演员都去了。演出的戏有“二进宫”、“望儿楼”、“铁弓缘”。还有什么忘了。从一开场就好声不断,我旁边坐着王少亭。这位老先生一边抽旱烟袋一边赞扬:“真不易!”“有范儿!”并问我那出戏是谁说的?学生叫什么?几岁?我都不知道,幸好身后坐着位内行,可能是苟令香,也许是袁韵宜,总之声音很甜。一一作了回答。我才知道那个小老旦叫王晓临,老生叫汤佑仁,是兰芬的孩子,花脸叫孟俊泉。旦角戏开蒙是华世香说的……闭幕后王少亭冲我一笑:“您合真是一问三不知呀?”我说:“我是个棒槌您哪!”

闭幕后在会议室开了个小型座谈会,老先生们十分兴奋,尤以梅先生讲的多,他说看来物质条件好坏并不重要,有办事热心就能出成绩,艺培应当保持这股艰苦创业的精神,以后中国戏校应和艺培多合作,互相学习。大家对演出有不少鼓励,特别对王晓临的老旦和“铁弓缘”那个小花脸(忘了叫什么名字)赞不绝口。我知道艺人们是爱讲客气话的,但那天的话听起来却十分诚恳,并非客套。有位老先生还悄声对我发表了点见解,我至今觉得有理。他说:“看来内行子弟没有外行子弟学得规矩:这是因为他们进学校前受过熏陶,但也学了些毛病。入学后要先改毛病,就多费了一道手。另外,名角的孩子不如辰仓的孩子学得好。什么原因您琢磨去吧。”

那天最高兴的自然是郝寿臣先生。散会时特别拉住我手说:“瞧出来没有,艺培花脸这一行出人才。叫你弟弟好好学,我保他学出来。”

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我那舍弟未能好好学下去,也就一直没学出来。近来听说,有几位艺培还不错的毕业生,移居香港后,作生意的也有,当电影放映员的也有,就是没有唱戏的,我有点替老先生们心酸。

“艺培”民办了几年,就改成公立了。物质条件有了改善,规章也有所更改。陆续出了张学津、孙毓敏、李玉芙、王晓临等等一长串名演员,如今俱是京剧界的顶梁柱,但是开创艺培和在艺培受教育的人,其命运却并不顺。沈玉斌五七年错划成右派,被撤职改造,文化大革命中几乎搭上性命,孙毓敏被逼跳楼寻死,命虽保却跌断腿。至于教过学、出过力的马连良、裘盛戎等一批老伶,个个在劫难逃。著名的“国子监火烧四旧”案,主角里就有“艺培”的人。我无意揭某些个人的痛处,只是说这段可悲的历史不应忘记。其实,当时有人参与其事,确是出于幼稚和迷信,社会形势使然。个人也是被利用的。过后有人有所醒悟、幡然改悔,仍不失为好人。我知道有个学生,被“四人帮”分子煽动欺骗,成了打手,打得沈玉斌一见他就哆嗦。文化大革命后他悔悟了,找到沈先生痛哭认罪。从此月月去看望老师,沈先生一再对我说,这学生是有良心的好人,沈先生去世后,这学生按月给师母送赡养费,至今不断。我对这人颇敬重。这人确实称得起是条汉子。这样的人多了,社会风气才会好转。比起有些人嘴上教训别人“知耻近乎勇”,自己却决不肯向勇字靠近一寸,要可爱得多。

因为有这点渊源,听到有人写了《松柏庵传奇》我就十分高兴,为这个学校宣传,也是对创业者一丝安慰,作者中有些我是熟识的。佟志贤是现任校长,三十年前我认识他时他却是个以写歌词闻名的才子,肯献身戏曲教育事业,令人起敬;和宝堂是艺培毕业生,对文学和艺术都有执著的追求,人则年轻热情,谦逊好学。据他给我介绍,说刘剑华是个大学科班出身的文士,这几个人执笔,本书准有看头。我不能再多说。说多了更显着自己是“棒槌”!继续阅读《散文杂拌(书号:10881)》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散文杂拌(书号:10881)陈毅,张拓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