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黄志杰,李莫愁《愁心明月》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愁心明月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萧睦

角色:黄志杰,李莫愁

简介:李莫愁,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出墓的小龙女、断爱的小龙女、被背弃的小龙女
而小龙女,何尝不是爱情美满版的李莫愁?!她和小龙女一样,身负古墓后人终身不嫁的咒语,本要继承那守宫砂和寂寞
所不同的只是,李莫愁遇上的是负心人陆展元,小龙女遭遇的却是同样至情至性的杨过!于是忽然畅想,假如给李莫愁一个杨过,结局将会是怎样……

愁心明月

《愁心明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回:风月无情(4)

嘉兴城外本无高崖,江南更多河道湖泊。

两人落下之处,恰恰是一处深涧。“扑通、扑通”两声,李莫愁、陆展元尽皆没入水中。

陆展元身虽有伤,但不过皮肉之伤,更兼世居江南,水性甚好,不消片刻已是探出水面,安然无恙。只是转身扫望四周,哪里有李莫愁的影子。当下心头一紧,大声疾呼:“莫愁,莫愁!”呼声切切,闻者伤心。

忽然,“哗啦”一阵水声,紧接着一阵“咳咳咳”急咳,竟是李莫愁浮出了水面。李莫愁不谙水性,却硬是凭借闭气功,在水中救得自己一命。只待换得口气,便是不管四下,纵声大叫:“展元、展元!”

“莫愁,我在这里。”陆展元见是李莫愁,赶紧游至身边,紧紧将手操入李莫愁腋下,将人拖往浅处。

“咳咳咳”又是一阵呛水,李莫愁终于浅滩处稳住了身形。陆展元竟似忘记了一身伤痛,只是关切问候,“莫愁,你没事吧。”两人互道平安,随即相扶,上得岸来。只因陆展元有伤,两人便在岸边一处岩石边靠坐了下来。

适才情急,陆展元忘情之下竟是感不到伤痛。此刻心情一松弛,却是伤口浸水,痛得不禁皱起了眉头。“展元,你别动,我帮你清洗伤口。”李莫愁只是记着陆展元安危,再加上俗世礼节几无所知,哪里还有什么顾忌。一边解开陆展元上身衣物,一边掏出怀中锦帕,湿以清水,为其清理伤口。陆展元想说不妥,却终是不曾开口,任由李莫愁细心呵护。

一番清理,陆展元重新穿戴整齐。此时再看李莫愁,却也是衣衫尽湿,湿衣贴身,更凸显曼妙身材。陆展元一时忘情,竟是看得痴了。

“展……展元,你为何这般看我。”李莫愁被他看得有些臊,赶紧将身体转了过去。

“莫愁。”不料陆展元却是一个怀抱,硬是将李莫愁紧紧抱于怀中,口里还轻柔的说道:“莫愁,你这般救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

李莫愁不敢回头,只是怯怯说着:“那你说,你该如何报答我?”声音宛转,已然不见适才崖上那般刚烈。

“莫愁,如果我名正言顺的娶你做我的妻子,你会同意吗?”陆展元此时心中动情,出口更无深思。

“你说的是真的?”李莫愁以为自己听错,将头转过来,凝视着陆展元的眼睛。只见陆展元含情脉脉,心意甚是诚恳,“当然是真的,只要你愿意,我以后就是你的守护,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让你一辈子都不再忧愁。”

“陆郎。”

“莫愁。”

彼此一番生死,此刻心意尽宣,两厢轻呼之下,完全不顾青天白日,紧紧相拥在了一起。朱唇深点,缠绵无限。

两人忘情相吻,自是情意绵绵。

却不料远处脚步人声响起,尤是异常刺耳。

“公子爷,我们还下来找什么,就让他们这么死在这里,尸体让野狗叼了去才好。”

“你们懂个屁!那小子衣着华丽,看样子也是大户人家子弟,若这么死在这里,肯定免不了要惹出什么官司。赶紧给我找到他们,然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埋了!快找!”

这边李莫愁听出说话之人正是何公子和随从阿财,顿时怒气上心,一个飞跃,直落到了众人面前。

“想我们死,你们也想得太简单了!”李莫愁瞬间柔情尽收,就像完全变了个人,满脸的寒霜。不及众人回神,又是冷冷寒语:“恶毒小人,今日留不得你们!”李莫愁言毕,起手就攻。身上虽无兵刃,却依旧可以凭借自己绵绵密密的内力,取人命于一瞬。

阿财首当其冲,便是李莫愁第一个目标。李莫愁掌风扫过,却在半空回转,对着阿财心口就是一掌。此时李莫愁不再留情,掌掌皆可摧人内腑骨骼。只闻阿财“啊呀”一声之后,便倒在地上无声无息的死了。

陆展元被这些人所伤,心中也有怒气,又以为李莫愁只是要宣泄一下心中不满,也就不予阻拦。如今瞬间就是一掌毙人一命,不禁觉得有些过了。急忙大声喊阻,远远劝道:“莫愁,不要杀人,留他们性命!”

话音落时,李莫愁第二掌正落在了何公子身前,只需再慢半分,何公子定是心脉尽断,立即丧命。幸得陆展元出口,李莫愁似有所动,眼神稍缓,手形往上挪了半分,“啪”的一掌拍下,顿时拍断了何公子的锁骨。“哇呀呀“一阵呼喊,何公子立马痛得跪倒在地。

“够了,莫愁。他们虽然害我,但是你我终究平安,此事就这么算了吧。”陆展元看到李莫愁眼中戾气,心下一酸,实不愿自己的心上人,被怨气蒙蔽了善念。就在何公子倒地喊疼之际,伸手抓住了李莫愁擎在半空的手,不让她再伤人。

“陆郎,你说饶了他们,那我便饶了他们。”李莫愁眼神平和几分,却也不愿放人如此轻易。只听李莫愁喝道:“给陆郎磕头认错,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李莫愁只是学着某些样子,至于要这些人发什么誓,根本就无关紧要。

众人适才都以为小命不保,此刻见李莫愁要求不过如此,都是连滚带爬过来,跪在陆展元脚下,磕头谢罪。众人原本都是些随从下人,本就不在乎尊严脸皮。一轮头磕下来,虽然额头见血,却也不敢多怨。李莫愁又是一阵叱喝喊停,众人这才打住。

只是何公子却为了难,他何曾受过这般屈辱,硬是不肯磕头。陆展元见他面有难色,心想大户人家子弟必是没受过这番屈服,再则江湖中人,多讲“士可杀不可辱”,这何公子虽然武功平平,坏事多做,但终究是习武之人,也就心生恻隐。陆展元道:“莫愁,算了,他已经断了锁骨,我们还是走吧!”

李莫愁心想陆展元既然宽宏大量,自己再执拗,就怕是无理取闹了。于是嗯了一声,就搀扶住陆展元,径自转身而去。

此事本可如此了结,岂料何公子此时却不知哪来的心气,忽然之间狂性大发,不顾伤痛,拾起地上一柄长剑,急急从背后刺来。

这一刺伤不了别人,却惹得李莫愁刚刚平息的怒气,再次翻腾。

何公子人未到,剑先到。只是李莫愁头也不曾回,反身就是一轮连环腿。第一脚,准准踢上对方手腕,就长剑高高踢飞;第二脚,重重蹬上何公子胸口,直接将人往后踢飞了出去;第三脚,不等长剑落地,足尖迅速点在剑柄上,长剑宛如强弩飞驰,“噗”的一声直直贯入何公子心口。

这三腿,一气呵成。吓得家丁随从脚都站不直,也惊得陆展元满脸忧色。

“公子爷……公子爷死啦!”不知是谁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始疾呼求救,呼天抢地起来。

“快走,莫愁!”陆展元心下所想,和适才何公子如出一辙。对方衣衫华丽,必是大有来头。如今李莫愁将其击杀,生怕惹下无尽后事。趁着对方并不认得自己,赶紧逃离。李莫愁见得陆展元脸色不好,当下也就无所反驳,只是任其牵着手,跑远了一段。

跑出一段路,确认再无人跟上,两人才停了下来。

李莫愁见陆展元愁眉不展,只是好言相问,“陆郎,我是不是做错了?”陆展元只是苦笑,道:“罢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此事回去再说罢。”说完伸手又去牵李莫愁,却不料李莫愁将手缩了回去。只听得李莫愁怯怯说道:“陆郎,你是不是嫌弃我杀了人,不愿再娶我?”

李莫愁说完,竟是眼帘垂下,似有哭意,楚楚可怜。陆展元见状,心中顿时生起一阵酸楚,随即安慰道:“是他咎由自取,死不足惜。莫愁,我说过要娶你,就一定不会负你!”

“陆郎。”李莫愁心中大是一阵感动。

陆家庄内,阿根正在打扫天井。少庄主一宿未归,他早已心急如焚。只是此事不可宣扬,也就只能空焦虑。倒是这天井,却是扫了多时,都不曾扫干净。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阿根听得心惊肉跳,赶紧开门。一见之下,大为惊吓。自家的少庄主,正有气无力的伏在昨晚那名姑娘的肩上,浑身是伤。阿根懂事之人,先不及多问,急忙将人扶进,然后匆匆关好大门。再引李莫愁扶人进得内堂,回头去取伤药。

稍微安顿,重新清理伤口,陆展元便恢复了好些。又怕恐生后事,就执意要将莫愁留在庄内暂避。李莫愁也不做推辞,一则陆展元所言不虚,二则陆展元有伤尚需人照顾,三则两人刚刚互许盟誓,嫁入陆家庄也不过时间问题。这般一想,李莫愁也就安安心心住了下来。

陆展元数日修养,再加上李莫愁细心呵护,更兼年富力强,皮外之伤已是不碍大事。

这一日早晨,李莫愁照常将药汤送去陆展元房内,却是寻不着人。只听得后面庭院内,传出呼喝之声,原来是陆展元正在练武。

陆展元本是好武之人,身体一转好,便是手脚发痒,定要动它一动。这陆家刀法更是江南一绝,精湛巧妙,再由陆展元施展出来,更是多添一份潇洒。李莫愁看在眼中,实属欢喜。当下也是忘情,随手折下一根树枝,跃入场内,和陆展元比划了起来。

陆展元见是莫愁前来拆招,亦是欢喜。当下尽数施展,完全不予保留。两人刀来“剑”往,好生热闹,呼喝之声扰得庄内佣人奴婢齐齐围观,完全忘记了各自劳务。陆展元此时心中欢喜,也就不会计较下人围观,而下人们看得精彩,也是鼓掌叫好。真当是“敌”逢对手,英雄美人。

只是两人武功尚有差距不小,不到二十招,陆展元便被莫愁一击点在手腕,钢刀落了地,同时身形未及收,脚下又挨了李莫愁一记扫,顿时跌了一跤,甚是不雅。

只听得“啊”的一阵轻呼,原来是围看众人发出。李莫愁心想不好,自己全然拆招,竟是忘了给情郎保存颜面,当下心生歉意,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只是愣愣站在一边,连伸手去牵陆展元,都一时忘记。却不料陆展元自行起身,温柔一笑,随即赞道:“莫愁果真女中豪杰,我自愧不如。”

原来陆展元适才一瞬间,见得莫愁脸色难看,已是猜到对方心思。生怕下人们日后对李莫愁有所忌惮,当即圆了场。李莫愁也是聪明人,当下醒悟,赶紧接话,亦是温柔,只道:“陆郎有伤在身,身体欠佳,刚才不过是不小心跌倒。要真是对等较量,我恐怕也挡不住这等精妙刀法。”

众人会意,尽皆心中暗赞:这未来少夫人,可当真是聪明懂事,武功高强,日后定能好生相处。如此一想,也就各自宽心而去。

日月轮替,一转眼便是过得月余。

李莫愁每日尽和陆展元拆招,对其多有点拨,陆展元武功甚是大有长进。先前两人对招,只能拆到十余招,其后慢慢进步,竟也能拆到五十招之外。

其实并非陆展元突飞猛进,而是诸多原因。一来,两人拆找总是围绕陆家刀法,这一路下来,总是越来越熟悉;二来,李莫愁并非全力破解,总是给陆展元留下颜面和信心;三来,李莫愁心中实属爱慕情郎,每每都是有意相让,更有几次,自己刻意输在陆展元手下,被他擒入怀里,又免不了一番温情。

只是陆展元终究正人君子,两人爱到浓处,亦能自持。他总是说,大礼不成之前,绝不逾越。李莫愁深知陆展元情谊,更是心内坚定,爱无所悔。

两人练武之余,陆展元更有庄内事务需做处理,而李莫愁亦是不曾打扰。李莫愁少女天性,再则从小古墓少有俗礼,更不忌惮和丫鬟奴婢走在一起。每当空余,便是教一些拳脚给丫鬟奴婢,而自己也竟能静下心来,悉心学起女红刺绣。说来可笑,李莫愁飞针绝学,冰魄银针更是神出鬼没,却不料学起女红,倒是笨手笨脚,一块锦帕未绣完,十指倒被扎了无数次。

李莫愁身无架子,平易近人,又长得脱俗如仙,短短月余之后,陆家庄上下无人不喜欢这位美人。更有关系熟络的丫鬟婢女,私下也毫不忌讳,总是“少夫人、少夫人”这般叫唤。

两人更是情投意合,爱意日浓。陆展元只盼家父早归,将好事即刻禀告,也好让莫愁有得名分,两人从此便可白头偕老。

只可惜,暮暮朝朝到何年,爱意尘中缘字缺。

陆展元这般期盼,盼回来的,却是一番两难。(待续)

继续阅读《愁心明月》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小说黄志杰,李莫愁《愁心明月》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