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杨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野玫瑰》最新章节

小说:野玫瑰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杨峰

角色:杨峰,

简介:“侬——催——命——哪——”敲门声咚咚地响了二三十下,苏烟才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对着外面不耐烦地应了一声
晌午时分的日光透过蕾丝窗帘打进来,丝质的睡衣滑落肩头,轻轻地笼罩着她的身体….

野玫瑰

《野玫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1)

外面哪里的摆钟敲响了。

一撞,两撞,三撞……一共九次的撞击。

不知不觉,原来到了巳时。

窗外的夕阳早已落下,月亮也早已悄悄爬上了枝头。

野玫瑰两天没休息,这时正困得慌,她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两只眼睛瞅着大床,“海棠姐姐,我晚上睡哪里?”

海棠的食指在她的鼻尖轻推,哂笑道,“这么早就睡?我费了那么大工夫,把你打扮成这样,不拉你出去遛遛多可惜。”

遛遛?

野玫瑰低下头,噗嗤自言,“我又不是狗。”

海棠忽而大笑,“狗?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做狗呢。”

野玫瑰不解,“为什么?”

海棠眉眼里的星光突然变得黯淡,似乎想起了什么灰暗往事,“这世道,狗比人金贵。”

见野玫瑰依旧困着,她的双手在空中一拍,又恢复了那一贯的夸张,“哎呀!我竟然跟你这个小丫头说这么多,真是作孽,”海棠从衣柜里取出一件格子大衣,披在野玫瑰的肩上,又扔给她一个小坤包,随后拉着她的手便要下楼,海棠冲着野玫瑰眨眼,“走吧,这大上海的夜生活才刚开始呢,姐姐带你领略什么叫‘东方不夜城’。”

野玫瑰迟疑,把刚刚那个陌生男人给自己的钞票放在了小坤包里,揉揉疲倦的双眼,迈开步子,也跟了下去。

一楼里屋的麻将摊子早已经歇了,一桌子麻将牌和一些钞票七零八落地摊在桌子上,女人们都走了,只剩下姑妈一个人,正对着她们坐着,枯瘦的右手夹着一根香烟,姑妈倒也不抽,只望着那香烟静静地燃烧,袅娜的一缕,悠悠地向上飘,很久才融进空气里。

曲终人散,像一场戏的落幕。

秋海棠把野玫瑰拉了进去,“师父,你瞧瞧怎么样。”

秋海棠刚才告诉过野玫瑰自己的身世,她是孤儿,十几年前的大清早,姑妈没睡醒,在弄堂里倒马桶的时候发现了个靠在墙角的几岁女娃娃,若不是女娃娃的一声嚎啕大哭,当时屎尿粪差点就全倒在了她的身上。恰好姑妈不能生,便收养了女娃娃。女娃娃便是秋海棠。前几年姑父喝醉酒晚归,没看清路,从楼梯踏空摔下来,头朝下,死掉了,这之后两个女人便如同乱世的浮萍,挨靠得更紧了。

姑妈扶着桌沿站起来,将胸前挂着的那副老花镜戴上,眯着眼凑过来,上上下下,把将野玫瑰打量了半天,嘴中喃喃,“总瞧着还缺点什么。”

很快,一串珍珠项链搭在了野玫瑰的脖颈处,珍珠晶莹温凉,她那里的皮肤又本就白皙,加上黑裙的衬托,整个人熠熠生辉起来。

秋海棠拉着姑妈的胳膊,嘟嘴笑着开始卖乖,“师父偏心,这条项链我同你要了多久你都不给,怎么野丫头一来你就送了。”

姑妈却谈起条件,“你若是改口叫我妈妈,我就不偏心,明天立马去给你在老凤祥银楼里买条大金链子。”

秋海棠脸上的笑忽而冷了,只见她熟练地从桌子上拿起几张钞票,塞进包里,又重新拉着野玫瑰的手,两个人一同走出了弄堂口。

秋海棠叫了两辆黄包车,坐上车,哼哧地行驶在宽敞的马路上,一路灯红酒绿,车水马龙,野玫瑰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左顾右看,十分新奇。

“野丫头果然还是野丫头,充其量只能像个大小姐。”秋海棠在后面笑话她。

野玫瑰侧过头,问她,“为什么要像个大小姐?”

她们要去的地方是戈登路的百乐门。

很快到了,秋海棠先下了车,付了钱,又伸手去扶野玫瑰,她冲野玫瑰翻了个白眼,“不像个大小姐,难道说你像是个野丫头么,那些命好的,一出生就是大小姐,我们这些命不好的,没人疼,只能自己把自己当大小姐了。”

野玫瑰又问,“怎么自己把自己当大小姐?”

秋海棠狠狠地戳了一下她的鼻尖,“我倒是发现了,你总是有一大堆问题,好奇害死猫,你问我这么多,我会答你,你以后若是遇到了其他人,可别问那么多了。”

野玫瑰还想问什么,却欲言又止,最终悻悻地闭上了嘴。

野玫瑰昂起头,仰视着面前的“百乐门”。三年前,商人顾联承投资了七十万两白银,又请了建筑师杨锡镠设计,才有了这浩浩荡荡的“东方第一乐府”——那是一幢三层的半圆形建筑:第一层是些店铺,第二层是舞厅,第三层则是旅馆。此时夜幕低垂,两侧街道人烟寂寥,但这百乐门的门口却时不时会停下三两汽车,再从汽车上走下衣着华贵的客人。如今,这百乐门早已成了贵族名流的世外桃源,每日数不清的饮食男女在这里醉生梦死,不舍昼夜。

秋海棠见状,又笑话她,“别看啦,叶姥姥,快跟我进这大观园吧。”

两人进了门,里面更是另一番流光溢彩的场景,整个大厅金碧辉煌,亮如白昼,他们面前是个大舞池,两侧摆满了桌椅,再往前走,则是一个半圆形的大舞台,舞台中央有个女人在唱歌,还有很多舞者在伴舞。

来往的男士穿着正式,西装、中山装,还有新晋时髦的燕尾服,而女士则大多清凉,旗袍、小洋装、新式的半裙,他们三三两两地,鱼贯而入。

秋海棠还没走两步,便有人来同她打招呼,左一个“秋小姐”又一个“海棠姐”地叫着,秋海棠倨傲着头,只微微颔首便作罢。

秋海棠欢场长大,对这些自然熟悉。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燕尾服、戴着高帽的男人走过来,半弯下腰,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翻过来,掌心向上,做出“邀请”的姿势,“Lady, may I dance with you(女士,我可以同你跳舞吗)?”

野玫瑰认出来了,那是白日里出现在秋海棠屋里的男人,她记得他右眉边的痣。

秋海棠的左手轻轻地搭在那个男人的手心,嘴巴嘟起,发出吹口哨般的声音,“絮儿(sure)。”

男人的手将秋海棠往自己这边一拉,秋海棠整个人便软软地靠在了他的怀里,男人的嘴角上扬,脚步后撤,秋海棠的小高跟也跟了上去,他在男人的引领下,一圈又一圈地旋转,两人眉目含情,很快融入了舞池的男女之中。

舞池中有不少人,可都自觉地给秋海棠让出了道,他们很快跳到了舞厅中央,舞厅里的万千光华似乎只为她绽放。

野玫瑰被撂在了一旁,耳畔早已传来了看客的评头论足——

“这是谁呀?”

“百乐门新晋的舞皇后呀。”

“哟,是嘛?舞——皇后呀,不就是‘货腰女郎’,给男人伴舞找乐的么。”

野玫瑰觉得刺耳,从右侧缓缓地沿着空出来的小路,走到了舞台下。

正是两首曲子前后交接的时候。

暗红色的丝绒帷幕拉开,干冰燃烧的烟雾袅袅升起。

人还未现,歌已先出,一个略带苍老的女声回响在整个大厅,“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

是周璇的老歌《采槟榔》,野玫瑰听过。

舞台正中间的升降台缓缓上来,上面站着一个手拿麦克风的女人,野玫瑰认出来了,是下午在姑妈家打牌的女人,她还穿着那件白色蕾丝洋裙,裙摆落在了膝盖处,露出了笔直的小腿。

呵,虽然是一样的衣服,可在这灯光与声响的渲染下,她差点就没有认出来,这百乐门到底还是个神奇的地方。

台下的男女都在自顾自地跳着舞,无人理睬她半分。

野玫瑰找不到空的桌椅,索性在一旁随便寻了个台阶,席地而坐。

“这个阿姨把歌唱得有些凄婉。”她想。

一曲唱罢,台上转瞬换了个年轻些的女子,只见她穿着红旗袍,开叉开到了大腿根,头发又卷成大波浪,披在胸前,烈焰红唇贴在麦克风上,她甫一出场便引起了一阵喝彩,不少人还挤到了前面。与前一场的气氛真是云泥之别。

唱的是野玫瑰没听过的《十里洋场》。

女人的嗓子软而酥,“把苏杭比天堂,苏杭哪现在也平常,上海哪个更在天堂上,洋场十里好呀好风光……”

当时这首歌刚刚写出来,没过两个月,这首歌被明星李香兰演唱,成了电影《一夜风流》的插曲,火遍大江南北。

野玫瑰很快被人流挤到了一边。她觉得这女人的嗓子好听是好听,但终归年轻,少了些沧桑的况味。

她重新去找秋海棠。

找了一会,她发觉秋海棠正在和那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一起聊天,两人紧挨着,双手握着,身体几乎要贴在一起,近得不能再近。

野玫瑰虽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她未正式经历过爱情的洗礼,却也知道秋海棠这是恋爱中才会有的娇羞样子。

大约是注意到了野玫瑰的凝视,男人把嘴巴靠近秋海棠的耳朵,他用余光望着野玫瑰,充满磁性的嗓音在秋海棠的耳边擦过,“小姑娘看着你呢。”

秋海棠这才起身,拉着野玫瑰的手,去了后台。

继续阅读《野玫瑰》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杨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野玫瑰》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