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燕归梁最新章节,凌浅月,卫清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燕归梁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胡十九

角色:凌浅月,卫清绝

简介:吞军饷,霸良田,养死士,图谋反!谁也没想到满门忠烈的卫国公府居然会出卫清绝这么个女败类!她死的那天,未婚夫婿三皇子容淮被封嘉荣王,天下太平,同仇敌忾!连三岁孩童都扯着嗓子喊:卫清绝死的好啊!卫清绝死的妙啊!通敌叛国,被屠满门,尤不解国人之恨啊!然而,三年后,卫清绝又回来了,借尸还魂于丞相府凌家一位庶女哑巴身上
背锅、辱骂、食不果腹就算了,还要被抢夫君!额,是可忍孰不可忍!卫清绝拍着胸脯保证,凭她天命凰女之相,定能帮这哑巴扭转乾坤!于是,斗后母,骗亲爹,撕渣姐……十八般武艺用的精打细算……眼瞅着就能手刃渣男,替卫家翻身,半路却遇到一死缠烂打极品妖男……墨色长发三千丝,翻手为云覆手雨
论,当极品妖男成为绊脚石,怎么搬?怎么砸?怎么绕?卫清绝想的脑壳痛,倒是妖男设身处地,“不如,我们联手?”……

燕归梁

《燕归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 如何正确使用美人计

  “跪下!”

  萧念甫一进佛堂就听到萧老夫人一声厉喝。

  他好笑地跪在萧老夫人一旁,转头道:“谁惹母亲生气了?这些年母亲似乎未曾如此动怒。”

  萧老夫人冷哼一声,一边拨动佛珠,一边冷道:“给人骂的狗血淋头,哪有好脾气?谨之,自从那姑娘死之后,你是越发荒唐了!”

  萧念脸上的笑容僵住,桃花眼微垂着,指关节握的微微有些发白。

  “不知谨之何事惹母亲不快,还请母亲明示。”

  定北侯萧念,字谨之,旁人都叫他萧念,只有母亲和那人一口一个萧谨之萧谨之的叫。

  萧老夫人听到萧念骤然变得冷漠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转过身子看着一旁的儿子,叹了口气,“凌府那庶女丫头又哪里像卫丫头了?叫你这般用权使奸地去下聘?”

  萧念微微扬了扬眉,笑道:“母亲一向不管这些闲事,怎么今日有好兴致?”

  “谨之!”

  萧老夫人对儿子萧念这种拐弯抹角的话弄的心头烦,从青云侯卫清绝死了以后,这个儿子心思越发深了。

  “母亲,儿子今年二十有三,到了该娶亲的年纪。四侯入京,儿子看上了凌府的庶女小姐,怕她先被人得了去,所以……”

  萧念眼神冷了冷,再看向萧老夫人时脸上带了淡淡的笑意,“母亲不是早就想含饴弄孙?儿子如今想通了。”

  萧老夫人看了萧念一眼,叹了口气,“三皇子嘉荣王容淮,你是铁定了心思要同他过不去了。”

  萧念瞳眸深了深,“母亲怎么知道嘉荣王也喜欢凌家那个庶女?”

  萧老夫人拨动佛珠的手停下,盯着萧念,好笑道:“那丫头都摸到这里来,故意说些酸话与我听,左右都要嫁嘉荣王,和卫丫头当年一模一样呢!”

  萧念嘴角噙了抹笑,原来如此。

  他前脚刚去丞相府下聘,那丫头后脚就翻墙进了他家,变着法的要他迎难而退!

  有趣,真是有趣。

  萧老夫人看着萧念笑的奇怪的样子,将手中佛珠递给他,劝道:“最近上京动向不明,你心里多掂量掂量。”

  太子和三皇子一派暗中作对,拉拢势力,圣上身体抱恙已久,怕是这次四侯入京,隐隐有大事发生。

  “谨听母亲教诲。”

  萧念说完,随着萧老夫人念了一会儿佛,便退了出去。

  “侯爷,凌三小姐既然不愿嫁,您也不必多动心思。上京里好姑娘多的是,何必去寻一个庶女呢?!”

  慎语听到老夫人骂了自家侯爷一通,又听到凌浅月居然大胆爬墙过来刁难,心里对这个凌浅月十分的有成见。

  萧念瞧了瞧慎语,笑道:“上京里好姑娘多的是,可那些好姑娘你见谁出入卫家墓地犹如无人之境的?你见谁碰到那么多死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还有,我们查了她那么久都查不到她和嘉荣王有何关系,那么她又为什么非要嫁给嘉荣王不可?”

  “这……”

  慎语想不大明白,萧念又道:“那丫头不简单,本侯总觉得她身上有什么秘密。”

  “一个天生的哑巴,不过是后来会说了话,哪有什么别的秘密?”

  萧念看着慎语为难的样子,桃花眼里漾满星光,喃喃道:“是啊,一个天生的哑巴,不过是后来会说了话。”

  ……

  一连好几天,凌浅月都没能等来容淮的下聘。

  容淮倒是每天下朝了都来,每天给凌浅月带点小玩意儿,和丞相凌阶下几局棋,别的再没有了。

  规矩的,额,像是不喜欢女人。

  凌浅月一度有点错觉,容淮那天看她的眼神可能是眼疼。

  “小姐,兴许嘉荣王容淮没听说定北侯来下聘的事,您不要这么伤心。”

  凌浅月躺在软榻上抱着手炉看了阿魏一眼,无奈地笑了,“满上京的人都知道定北侯来下聘被爹爹推拒,怎么就嘉荣王不知道呢。”

  容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还有丞相凌阶,难道这厮要同定北侯结亲?

  “小姐啊,嘉荣王每天都给小姐送东西,不是香包就是攒金步摇这些首饰,前天还拿了个九连环让小姐解闷儿,他心里有小姐,大概是不好开口。人家嘉荣王文武双全,翩翩公子,对待婚姻大事自然不能儿戏。”

  阿魏劝了句,瞧着凌浅月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无奈道:“而且小姐啊,您是不是太端着了?嘉荣王每次来,您都是规规矩矩的,若是您有大小姐一丁点热情,凭您这美貌,嘉荣王早就来了。说到底,还是小姐不争气。”

  “你……”

  凌浅月气的心口疼,她让阿魏胆子大些,心狠些,这臭丫头全都用在主子身上,最近越发没规矩。

  阿魏瞧着凌浅月无话可说,接着道:“要不您去学学别人怎么用美人计的,对着嘉荣王爷用一用。”

  凌浅月眼前一亮,这个法子倒是可行。

  听说一些青楼女子惯会摆弄人心,腰肢款摆,眉眼轻扬,随随便便就勾了男人魂去。

  在青云城驻守的时候,她常听赵国那边的平西侯江易心讲,“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善用女色会使用美人计,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手段。

  ……

  “嘴唇微张,对就是这样,眼神再迷离一些,纤腰柔摆,说话轻声细语一些……”

  青楼里当红头牌紫燕姑娘瞧着面前柔美娇弱的女子全身僵硬一脸嫌弃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动了气,“您不是要让相公回心转意么?那就好好的学,这胳膊怎么硬的跟块棍子似的?放软身段,脸上表情再可怜些!”

  阿魏瞧着凌浅月眉头紧蹙,手脚不知道放哪的样子,无语地抬手扶额。

  她记得原来的小姐跳舞跳的极好,为什么大病了一场,别说跳舞,就是摆个诱惑人的动作都像上刑一样呢?

  “您这副眼神是要杀谁?!生气,嗔怪是像这样,垂了眉,眼里微微染些湿意,声音要小些,再柔些!”

  “腰板不用挺的这么直啊!和个男人似的!”

  “这是胭脂,那是口脂!您是大富人家的小姐么?怎么和个男人似的?!哎哎!这琴弦,不是这么拨的……”

  “铛~~~”

  琴弦断了三根,紫燕姑娘脸都气的发紫,她瞪着凌浅月,怒骂道:“您到底……”

  “不学了!”

  凌浅月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她抬眸瞧了一眼没眼看转头装作欣赏风景的阿魏,还有满眼都要吃了她的紫燕姑娘,心中烦闷已极,忍不住喝了一声。

  霎时间,青楼包间里鸦雀无声,就连相邻的两个包间都鸦雀无声。

  紫燕姑娘吓得目瞪口呆,半晌陪着笑道:“不学就不学了,您喊什么?您底气可真足啊,都能去叫阵了。呵呵……”

  凌浅月脸色微微尴尬,叫阵这个词可是好久没听过了,尤记得当初和赵国打仗,每次确实是她去叫阵,卫家军都说,听她叫阵一次,能做十天噩梦……

  真的有那么凶,那么底气足么?

  凌浅月软了眉目想要再行讨教,却被紫燕姑娘塞回了银子,又哄又求地从后院请出了青楼。

  阿魏盯着手心里多了的那一小锭银子,哭笑不得道:“小姐,咱们……赚了。”

  赚?

  凌浅月皱着眉头,赚什么赚了?

  美人计没学成,心情弄的一团乱。

  连紫燕姑娘都说她太男人了,这是在军营待的久的原因么?

  凌浅月叫阿魏收了银两,两个人在街上闲逛。

  魅惑容淮?那个黑心男人?她这点伎俩怕是不够用。

  凌浅月思考着以前在卫家的时候,父亲和叔叔教她武艺和行兵计谋,她学的很好,怎么这些女儿家的小玩意她就学不来呢?

  叹了口气,凌浅月转头瞥了一眼身旁的镶金牌匾,只一眼便停住了。

  “京都武器阁?”

  三年的时间居然变得这样豪华,凌浅月叹一声,提着裙摆进了门。

  门内是个脸熟的小掌柜,瞧见凌浅月进来,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这位小姐随便看看,有什么事再招呼小二。”

  凌浅月今日内里穿了一身素青色,披一件红羽纱面白狐皮鹤氅,头发梳了个坠马髻,斜插了三枝红玉珠花,衬得肤色玉润,貌美异常。

  来逛武器阁的大都是男子,那少数女子除却三年前一位女侯爷卫清绝之外,其余的都是进来看看热闹,不会出手买卖。

  小掌柜支着颊歪头瞧着进来的娇女子凌浅月,满眼都是赞叹。

  怎么会有这么明丽娇美的女子?

  阿魏瞧着凌浅月进了武器阁,她自己也觉得好奇便跟了进来,一圈一圈地转着看,越看越是惊奇。

  武器阁当中挂着一柄三尺六寸九斤八两的长剑,寒光凛凛,瘆人毛发,端的是柄好剑。

  凌浅月看的出了神,走到长剑前,用手攥着剑柄,微一用力,长剑铮然出匣。

  这是重生以来,她第一次握紧长剑,一种熟悉的感觉袭遍全身,彷佛拿起剑,她还是那个驰骋疆场令人闻风丧胆的青云侯,大梁国唯一的女将。

  “父皇下旨,除你外,卫家上下一百三十口,男丁斩首,女子全部充作官妓。清绝,本王为你求了个痛快,鸩酒一杯留了全尸和名节,你可要谢我?”

  握着剑的指节因为用力发白,凌浅月红着双眼,双手握紧手中的长剑,誓要报仇!

  然而,双手握着长剑出匣之后,过于重的长剑握的凌浅月双手发抖,她脸色微变,双手再用力时,长剑“嗒!”的一声剑刃劈在地上,再提却是再也提不起来!

  不会吧……

  这几天她有意地锻炼身体,怎么握一柄长剑仍旧如此费力呢?

  凌浅月赌气地双手去抬长剑,终于将长剑握起来挥了两下,然而……

  那几下累的身体失了力,被长剑拽着就往斜里摔去……

  “小姐小心!”

  阿魏惊慌喊道,凌浅月松开长剑也已经晚了,眼看着就要连人带剑摔倒在地,腰间却来了一只大手将她揽住托起!

  摔倒的力道被瞬间拦阻,凌浅月撞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比起萧念的勾人心魄,眼前这双眼睛更多了几分光华内敛。

  正所谓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容淮一手倒提着长剑,一手揽凌浅月入怀,看着怀中女子显然吓得脸色苍白的可怜样,搂住她腰肢的手轻轻用力拍在女子后背,“别怕,我在这里。”

  凌浅月愣怔地盯着面前这个熟悉无比又憎恨无比的人,眼眶骤然血红。

继续阅读《燕归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燕归梁最新章节,凌浅月,卫清绝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