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诡影实录》李警官,李博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诡影实录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泳往直前

角色:李警官,李博奇

简介:\”公安部刑事技术特种医学研究所,内部编号:“十三所”
为管理方便,全国按地理位置分为四个行动小组——北雁、东雁、西雁、南雁
以北雁行动组为核心力量,四个行动组负责全国四大区域神秘怪诞罪案的调查和侦破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
世间万物,我们总以为看透了
其实不然,我们对万物的认知只是冰山一角,总有些人和事超出我们的思维逻辑和认识领域
发生在森林深处、冰原雪山、不毛之地、村庄部落、都市怪谈中的奇闻异事是否属实?而外星种族、未知生物、异种怪胎、灵异妖魔又是否真实存在?如果光明存在,黑暗也会存在,凡事都有对立面
黑暗深处的罪恶犹如深藏海底的冰川,不为人知
但当罪恶慢慢浮出水面时,有一群勇敢的平凡人站出来,走遍祖国南北疆土,勇于献身,抽丝剥茧,揭秘真相
《诡影实录》就记载了诸多警方悬而未解的案件,他们管这些案件叫“诡档”
翻开“诡档”,则打开了一扇通往未知领域的大门!\”

诡影实录

《诡影实录》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山城会面

海洋站在机场川流不息的人流中,接听电话,用手捂住另只耳朵才能勉强听清对方的声音,李警官很客气的问:“是欧海洋吗?”

“是我。”

“我是这边案件负责人李博奇警官,档案袋里的东西想必您都看过吧?”

“是的,都看过了。这案子的确有很多诡异之处。”

“欧警官,我已经给您安排了下榻的酒店。请原谅!公务繁忙不能亲自接机,不过我已安排警员去机场外接您。他会带您先去酒店放行李,然后我们见面吃个饭谈谈,如何?”

“好的,没问题。我该从哪个出口出,找您的警员呢?”

“从B出口出来,他们就在警车边等了。”

简短对话结束,海洋推着行李箱走出鄂勒岗市机场B出口,正遇见两名穿警服的小伙子,他们守在警车边。二人认出欧警官,一阵寒暄后,将他请进车内,驱车直奔预定好的酒店。

车子行入酒店大门,欧海洋透过车窗看眼前的酒店。楼很高,很气派,墙面大理石洁白如新,

有保洁正在打扫墙体,日光照上去,发出刺眼的白光。

海洋看这酒店外表装修华丽,室内也不会差太多吧?

酒店大门前还有个欧式水池,童话般的青黑色女神雕像手捧宝瓶,水从瓶中流淌注入池中。警车正停在水池边,有水汽从池中飘散出来,空气都变得湿润,沁人心脾了。

“欧警官,这是鄂勒岗市最好的酒店,我带您去您的房间吧。”

“如此兴师动众,太客气了。我只是协助本市警局查案。”

一名警员把海洋的行李从后备箱取出来,另一名给海洋开车门。此时,他的手机再次响起,是李博奇打来的。

“海洋,你到酒店了吗?“

“已经到了,在酒店外。正下车随警员往前台走呢。“

“好的,您是502房间。放下行礼,我去酒店一层中餐厅等您?”

海洋从前台服务员手里拿来门卡,往电梯间走的路上,继续跟李博奇交谈。“我直接去警局找你吧,咱们随便吃个盒饭就行。没必要大动干戈的,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也好,那我警局等您。”

电梯到了,海洋和随行警员进入电梯。警员帮他按了5层按钮。“李警官,恕我直言。案子的档案跟常局给我的不一样了吧?”

“的确不一样了,出了很多疑点。需要重新鉴定了,您可能要见见咱局的法医。之前的医疗鉴定可能有误区!”

海洋一路跟李博奇电话,越聊心情越沉重。

“见面聊吧,我这就去找你。”

“好的!有事找我?等你!”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见李警官,还有那个法医。所以没敢耽搁时间,开了房门都没进屋,把行李箱往房间过道一推,锁好门就随着警员下楼,离开酒店,直奔了警察局。

——

在警察局地下停车场,停着辆老旧的皮卡车。

“这车是你们局的?”

海洋问随行警员。

“这是案发现场的车。”

“有所发现吗?”

“有一串子弹壳的挂坠挺有意思,在李警官那收着。”

“是真的子弹壳吗?”

“是真的。”

海洋听见子弹壳就想起了军队,难道这案子跟军方有关系?不能凭一串子弹壳做的挂坠就妄下决断吧?

和李博奇的相遇可是废了不少周折。李警官已从警局食堂打了点饭菜,见面寒暄两句后,就把饭盒推到了海洋跟前。让他坐下先吃饭,然后从柜子里取出一摞新的资料,其中一个蓝色文件夹比较醒目,标签上写着“沈佳悦”。

海洋饥肠辘辘,饿得肚子的确“咕!咕!”叫了,打开饭盒,就吃了起来。菜味道不管好坏,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李博奇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突然唤起了内心深处的一份同情,并不是同情欧海洋本人。而是同情警察这个行业,很多时候,案件着急。警员们都是风餐露宿,没有固定的时间吃饭。有时候,甚至方便面,煎饼果子凑合。日子长了,干警们都会有些肠胃上的慢性疾病。他理解警察,所以这次特意把住宿安排的好点,也是对同行的关怀和体贴。

吃完饭,二人开始讨论起案子的档案了。

“你先看着,我出去接个电话。”

海洋冲李博奇点点头,摆手让他出去自便,正好能安下心来看档案。他一篇一篇的看医疗鉴定档案页,比对案发现场照片。医疗档案写有中毒方面的解释,所以送到了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处理。目前二人在昏迷状态,具体原因之前的医院也没给出有针对性的解释。沈佳悦当初的法医报告,确凿证据二人已经死亡,现在的报告又重新写了。

在证物袋里看到了警员说的那串子弹挂坠,警员说是在皮卡车里发现的。取出挂坠,在子弹壳上仔细检查了一番。弹壳表面有磨损的痕迹,说明是用过的子弹。而且弹壳内有浓烈的火药味儿,说明这并不是仿造的艺术品弹壳。在弹壳底部,他看到了一处模糊的字迹,写着A-1761的字样。这是军方什么机构的代号吗?还是军方武器库的弹药标记?海洋也没有经验,看不出来这弹壳的端倪,只好把弹壳挂坠重新放到物证袋内。

正琢磨时,李博奇回来了,给他甩了根烟。

“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看的怎样?”

“对起死回生的事,院方给不出具体原因。这个叫沈佳悦的法医,从血样检测里,检测到一种未知病毒。他们起死回生的原因是病毒引起的?她这人靠谱吗?”

“她是我们这里最出色的法医,简介你没看吗?”

“她人在哪?能见见吗?”

“目前在304传染病医院,我带你去见她?”

“可以。”海洋站起来,拿起蓝色文件夹冲李警官挥了挥。“我在路上看,现在走吧。”

——

李博奇带他来地下停车场,又看见那辆皮卡,就随口问李警官子弹挂坠底部的字迹是什么意思。他冲海洋摆摆手,也不清楚什么意思。

“我只能确定,那子弹壳是真货。有可能那两人跟军方有关系,皮卡可能是私家车。字迹一定有意思,我会派警员另行调查。”

李警官带着欧海洋开车往304传染病医院见沈博士,借着在路上这段时间,后座的海洋开始翻看沈佳悦的档案。

翻开第一页,曲别针别着一张沈佳悦穿白大褂的照片,瓜子脸,浓眉大眼,短发齐肩,中等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照片下是她的文字简历。

海洋看她照片第一眼,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一段尘封的往事突然被提起来了——温暖而又怀旧。“这女的怎么?”他摘掉那张照片,眉头紧锁,表情有些异样。但他并不想让李警官看出来。

“熟悉是吗?在电视台看过她吧?”

李警官这么反问,并非欧海洋内心所想。但是自己怎么想,并不想让李博奇知道。

“欧警官,想什么呢?”

从后视镜盯着李博奇笑盈盈的脸庞,他才知道刚才自己走神了。脑子根本没在他身上,他对这个沈佳悦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知。

“你刚才问我什么?对不起,您再问一遍。”

“我问您是不是在电视台看过她?我说沈佳悦博士?”

海洋眉头又皱了起来,仿佛在思考问题。“好像是法制进行时二套节目里,她讲过课。我听过她的课,讲的很好。”他继续翻看她的文字简历,简历里写着她的年龄、性别、学历、家庭情况、学习经历、工作履历,基本简历后面附着她曾经负责过的案件和往届的法医记录报告。看得海洋对此人肃然起敬,可谓是年轻又有才的女人,不能说那张脸有多么漂亮,脸庞不大,五官精致,应该是个标准的南方姑娘。鄂勒岗市是挨近西北的地级市,为什么如此高学历的女孩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干呢?难道这是她的家乡吗?

“她是本地人吗?”

前面是个路口,正赶上红灯。借着停车等灯儿时,他回头神秘兮兮的回答海洋。“她是个孤儿,简历写的是养父母。苦命的孩儿,是本地人。在这里刑警队法医部门工作多年了,去年的榆树街5号楼的偷盗案,是她从死者骨头上寻找出线索,最终才缉拿到真凶。”

警车又启动了,路边的建筑从车窗掠过。海洋眺望着穿梭而过的车辆,在马路对面仿佛看见一位令他熟知的人。那人冲他招手,却又在一瞬间消失了,突然出现了幻觉,让他内心一阵忐忑。回忆本是美好的事儿,但内容是痛苦的,就不好说了。

李博奇看他精神恍惚,又猜不出心头所想,索性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欧警官,是累了吧?到医院还一阵时间,要不然睡会,到了我再叫你?”

“好吧,那我先眯会,你开车注意安全。”

李博奇降低了车速,开的尽量平稳。欧海洋靠在车窗上打起盹来,到304传染病医院一小时左右车程,海洋这觉睡得并不踏实。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京华市烈士陵园。在一处墓碑前站着十三所的同事,他和常怀忠局长站在前排,大家都脱帽冲墓碑鞠躬。自己则跪在墓碑前,痛哭流涕,抚摸着墓碑上,清秀的女人照片,照片上写着“杜月”。这是2003年的事了,每次想她都会做同一个梦,这梦一直折磨着海洋,让他每次入眠醒来都辗转反侧。仿佛在他脑海扎根一样,沈佳悦跟杜月太像了,这让海洋初看照片后,有种莫名的亲近,才勾起了之前的过往。而佳悦是孤儿,这身份看起来更凄惨。已经过去17年了,不是今天偶然翻到沈佳悦的档案,也不会再做这个梦,再想起这个事。难道她是杜月转世吗?

304传染病医院距离鄂勒岗市较远,在市的远郊区。后身挨着山区,这地理位置可能是特意找的。因为是传染病医院,考虑病人有传染风险,距离闹市区远方便隔离和管理。

海洋并没有让李警官看出自己脸上的诧异,他故作平淡,尽力平复跌宕起伏的心情。李博奇

将车开进院区,在门卫保安处出示警官证,登记姓名,记录事宜,盘问了很久保安才让进去。

海洋看了看四周,高墙铁网,铁网还是电网,布满医院的外围墙。还有个怪现象,在医院

进进出出的不止医护人员,还有很多穿着警服,防弹背心上写着“SWAT”字样的特警人员。

海洋笑了,用手指了指窗外的高墙。“李兄,这装修风格哪像医院。不就是按照监狱风格造的吗?”

李博奇在道路尽头拐了个弯儿,20米开外有个红色大楼。他陪笑道:“您看,前面大楼就是关案发人的地方,沈佳悦也在里面。”

欧海洋远眺那座大楼,看大门上方有几个醒目的大字——“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你跟我闹呢?演周星驰的功夫吗?难道院长是火云邪神吗?幽默不是这么玩的吧?”

“欧警官,不要大惊小怪。这地方对外是304传染病医院,警局内部人都称‘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是本市用来关押烈性传染病病人的,集中隔离和防护医院。救治、住院区,在西院区。我带您来这个地方是搞研究的,里面存了很多病毒和细菌样品。极度危险,所以才有特警执勤,保安检查也严格,非警务人员不得入内。这栋大楼是研究所,那两个人被隔离在里面,说明有研究价值。”

“这么说所来,二位不是传染病病人?”

“他俩的遭遇至今未知,属于有风险的一类。就算是不正常人类吧?你以为是精神病?”

“难道不关精神病病人吗?”

“红色大楼里,还真关,在地下室。不过,咱找那两人跟精神病没关系,病房在5楼。”

说着说着车就开到了大楼前,李博奇把车停在了路边。推门进去时,门口还设了保安。他们穿着防护服,戴着头套、眼罩、口罩。李博奇和海洋出示证件,把手机和尖锐物品全都交出来,哪怕一根笔一个梳子都不能带进去。通过保安检查后,第二道关卡就是同样防护级别的医生,带你去换防护服,眼罩、口罩同样也是齐全的。

通过两个关卡,二人才算真正进入研究所。欧海洋感觉到了这所内严峻的态势,戒备森严,有点进新冠病毒病房的错觉。

隔着眼罩口罩面对李博奇,奇怪而又滑稽。如果不是认识了,根本看不出他是谁。

“新冠状病毒啊?这么防护?”

隔着口罩说话发闷,分贝也降低了三分,实话讲,海洋觉得很不舒服。

“防着点没亏吃。”

海洋突然想起了沈佳悦,如果她在这儿工作,接触那些病毒,那岂不是更危险嘛!

“博士在这里做研究?”

继续阅读《诡影实录》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诡影实录》李警官,李博奇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