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张雅,王主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在急诊科那些年》最新章节

小说: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白夜乌鸦

角色:张雅,王主任

简介:从医这么多年以来,和朋友聚会的时候,被问过最多的问题往往不是你见过最难治的患者是什么样子的,而是:你老在重症监护室工作,有没有遇见过什么诡异事件……故事,要从我进医院开始说起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九章 白眼狼

  我问张母:“张小霞是谁?”

  张父神情异样。

  张母说:“小雅的远房堂妹。”指着张父又补了一句:“他家侄女。”

  “这个张小霞和张雅的关系怎么样?”

  “两个孩子的关系还不错,但小霞这孩子吧,小地方出来的,心眼比较多……”

  张母越说越小声,显然顾及到张父的情绪。

  倒是后者还算坦荡,主动接上话:“跟小霞没关系,她一不到二十的小丫头能有什么心眼?是小霞的父母,我堂弟堂弟媳两口子有些刻薄,给小霞灌输些不该有的思想。”

  关于这两家的关系,张雅的爷爷和张小霞的爷爷是亲兄弟,几十年前张雅爷爷带着一家到城里当工人,就此安家落户,张小霞这一支则在老家务农,头几年,两家还经常来往,每年的清明春假,张雅一家都要回老家与亲人团聚,但随着张雅爷爷年事渐高,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两家就没怎么联系了,到了两三年才见一面的地步。

  张父在铁道局只是普通工人,连个小领导都算不上,可再不行也比老家人混得好,接济几次之后,老家的堂弟两口子只要有困难就向他开口,比如家里揭不开锅,头疼脑热的小病也要来市医院治疗等等,总而言之,就是把他当成冤大头,想尽办法占便宜。

  张父心肠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但张母不乐意了。

  就在一次堂弟开口借钱时,张母狠狠数落一顿,两家人断了来往。

  可如果张小霞的父母有那种彻底不联系的骨气,也不会寄生虫似的赖在张父身上吸好几年血了不是?

  后来还是厚着脸皮找张父求助,但没有以前那么肆无忌惮了,而在妻子的约束下,张父也不像以前那样咬着牙当滥好人。

  可这样反而养出了白眼狼。

  以前堂弟两口子有点小困难就找堂哥一家伸手,张父帮了忙,他们也会感恩戴德一番,可后来再张口时,总被张母刁难,他们就觉得堂哥一家嫌弃穷亲戚,即便有些事情,张父全力相助,堂弟两子也觉得他们没有尽心。

  比如张小霞在保定上高中,要交两万借读费,堂弟没钱,让张父支援一把,张父表示爱莫能助后,堂弟在老家大肆宣扬,市里的哥哥变成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一个月三千多的工资,连上奖金每年四万,居然连两万块的学费都舍不得给侄女花……

  再比如张小霞高中三年,吃住全在张雅家,放寒假回家,张雅父母没给她买一身过年新衣服,堂弟两口子也要出去抱怨一顿。

  人之初性本善。

  张小霞倒是有点良心,毕竟在张雅家吃住了三年,心里还念着伯伯婶婶的好,可从小被父母灌输不良思想,心里也扎根刺不是?

  张小霞性格木讷,学习一般,高考失利后,没有复读的勇气,却又不想步入社会打个小工,就在一次吃饭时,扭扭捏捏求张父帮忙,找关系把她弄到铁道局上班。

  张父有这本事么?

  还真有!

  毕竟在铁道局干了一辈子,豁出老脸托关系给张小霞弄个临时工,再慢慢想办法混编制,不是不行。

  只要钱到位!

  张父当时就很隐晦的提点:“小霞,这个事不好办呀,估摸着得花十多万呢。”

  张雅父母辛苦几十年,攒了二十来万的样子,留着给女儿置办嫁妆和养老用的,不知怎么被张小霞知道了,她一本正经的说:“伯伯婶婶,我家没钱,我知道你有,算我借你的,我以后挣到工资慢慢还你。”

  张母一听这话就火了,本来觉得张小霞和她父母不一样,没成想胃口更大,居然惦记她家压箱底的老本?!

  张母就说了几句气话,虽说没有骂人,却有些刺耳扎心。

  “小霞,你一农村出来的姑娘安分守己打个小工不好么?跟谁学的这好高骛远的毛病?铁道局那是你能去的地方?”

  话肯定不对,谁说农村出来的就不能去铁道局,就必须打小工?

  但说张小霞则一个字都没错,高考三百多,家里穷成狗,不想做能力范围内的事,凭努力一步步改善生活,只想着赖住亲戚先给自己谋个好饭碗……

  可张小霞不这样想,她觉得一辈子的好坏全看这一回了,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伯伯婶婶帮个忙怎么了?

  还是爹妈说的对。

  伯伯婶婶看不起我们农村人。

  转过天,张小霞回了老家。

  半个月后,她又回来了,依然请张父帮她找工作,但没有原先那么大的胃口,只要别让她沦落到饭店端盘子的地步就行。

  前后就是这么一档子事。

  而两家大人闹得不愉快,张雅和张小霞的感情却不错。

  至于张雅为什么在回魂夜不停念叨‘小霞’……

  张母说:“前段时间小霞回来让小雅她爸找工作,可一时半会哪有合适的?她就在我们家住下了,后来我们在工厂给她找了个活儿,先凑合干着,上个月周末,小雅去小霞宿舍玩了两天,回来一直喊头疼,我们问她撞了哪里,她说不知道,过两天又不疼了,我们就没有当回事。”

  说完,张雅父母盯着我。

  可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张雅的死有关。

  给陈树打电话,没人接。

  我让他们稍安勿躁,等天亮后再联系陈树。

  搞了这么一出,我不敢再睡,就在客厅里坐着,不停给陈树打电话,直到凌晨四点多,他手机关机。

  我心里涌上一股不祥的气息。

  上午八点,我准备吃完早饭再见不到陈树就去报警。

  正吃着,他回来了。

  双眼迷离,精神萎靡,满身酒气。

  我一闻就觉得是茅台的味,十分不满的问:“陈树,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打不通电话?”

  陈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含糊道:“应酬,有应酬!你怎么样,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

  “没有。”

  “不可能吧?张雅没回来找你?”

  提起这个我就来气,说好不会有任何危险和恐怖的事情发生,我却撞鬼了。

  我想跟他好好理论一番,奈何张雅父母不在意我的情绪,立刻将张雅回魂,呼唤小霞的事情告之,并说了两家的恩怨。

  陈树有气无力:“既然在头七夜里这么重要的时间喊小霞,张雅的死肯定跟张小霞脱不了干系,你们把她叫来问问就行了呗。”

  张父立刻给张小霞打电话,很有心计的隐瞒真相,只说请她来家里吃午饭,商量换工作的事。

  “白眼狼,一家子都是白眼狼,管吃管住养了她三年,她居然害死自己的堂姐。”

  张母哭着痛骂。

  陈树却说:“凶手…唔,凶鬼是那个老太太,张小霞肯定跟这件事有些关系,但张雅不是她害死的,否则张雅早就找她算账去了。”

  张小霞的厂子有些远,坐公交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

  陈树毫不客气的窝在沙发上补觉。

  张父十分贴心,给他盖了床被子。

  我趁没人注意,悄悄从陈树的裤口袋里掏出奥迪车钥匙,未曾想到又顺手带出一张收据。

  某某KTV,消费2600元,开票时间为昨晚十一点二十四…

  这个畜生,说什么去火葬场帮张雅买路,居然跑到KTV去了。

  快中午,张小霞踩着饭点来了。

  一个模样一般,打扮另类的女孩,一米六的身高,不只几天没洗的头发扎成马尾,头顶上能看到不少头皮屑,眯眯眼厚嘴唇,长得不算漂亮,穿得却十分嚣张,牛仔小夹克,厚皮裤,发糕鞋,都是色彩鲜艳,极具非主流气息的那种。

  张小霞一进门就察觉到气压极低,好奇的看了看我,便要往屋里钻:“婶婶,我给姐上柱香。”

  张母冷着脸说:“不用了,你过来,我们有话要问你。”

  被我叫醒的陈树揉着睡眼,见了张小霞也不说话。

  张父先问:“小霞,伯伯问你点事,你姐的死,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张小霞大惊:“我姐不是病死的么?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

  “不对,你没有说实话,昨天晚上是你姐的头七,我梦到她了,她一直哭着喊:小霞…小霞…”

  张小霞脸色狂变:“伯伯,你别吓我,你是不是撞…撞鬼了?”

  陈树终于清醒,阻止张父漫无目的的套话,直截了当道:“张小霞是吧?我叫陈树,你姐姐的朋友,你最后一次见你姐,或者跟她联系是什么时候?”

  “我姐去北京治病前一天,我俩还有聊微信,最后见面,是一个多月前她去厂里找我玩。”

  “那两天你们去了哪里,有没有发生某些特别的事情?”

  “就在附近转转,没发生什么事。”说话时,张小霞不停偷看张父。

  陈树又问:“那她头疼是怎么回事?你们出去玩事,她有撞到哪里么?”

  一听‘头疼’这两个字,我发现张小霞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她低下头,不敢与任何人对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出她试图隐瞒什么。

继续阅读《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张雅,王主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在急诊科那些年》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