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爷,妾身要无礼了》金爷,汪健仁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爷,妾身要无礼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千亭

角色:金爷,汪健仁

简介:她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歌妓,却不幸生在风云变幻的年代,为了活着一心只想爬上贝勒爷的床,慢慢的接触之中,她才发现,贝勒爷慢慢教会了她太多
他身在泥泞也是满身光芒,而她就算懂得再多,也还愿为一人飞蛾扑火

爷,妾身要无礼了

《爷,妾身要无礼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 暗潮汹涌

我从来未曾见过金子秋这般盛气凌人的模样。

是因为嵯峨博文是东瀛人的缘故?

还是因为嵯峨博文坐了原本应当是金子秋的上座……

白燕子比我跟在金子秋身边的时间长,碰到这种情况也机敏一些。低声劝着金子秋。

“贝勒爷,犯不着为几个东瀛人动气儿。”

嵯峨博文也是聪明人,他微微笑了笑。

朝金子秋鞠了一躬,板正地说:“如果在下有什么礼仪不当之处,还请贝勒爷海涵。”

金子秋抬起眼睛来,目光在嵯峨博文和他身后的东瀛人身上逡巡了一圈,忽然微微笑了一声。

他这一笑,我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可紧接着,不过是一两秒钟的功夫,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金子秋淡淡地说:“李掌柜与贝勒府素来有渊源。如今既然同在长安城中,便不劳烦嵯峨少佐费心了。”

金子秋的意思是……要由贝勒府来接手操办李掌柜的丧事。

这倒也合情合理,嵯峨博文挑不出什么不是来。

嵯峨博文被金子秋撂了面子,面上也没有显露出十分恼怒的神色来。

他又回到座位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微微笑着说:“早就听闻金贝勒风度翩翩,一表人才,是不世出之少年英才,如今亲眼得见,才知晓,传言诚不欺我。”

他说话有些文绉绉的,咬文嚼字的感觉。

我站在金子秋身后,一是觉得腿麻,二也是心中有点恐惧出现在这个地方。

可偏生金子秋一点要走的心思都没有,一时半会儿我也猜不透金子秋为什么非要我陪他出现在这个场合,便也只好咬牙忍着。

早就有李府机灵的下人来重新给金子秋换了茶。

金子秋端着茶,周身冷凝气势收起来,又成了那个往日里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

他撇了撇茶叶浮沫,语气平静:“现今海禁一开,你们倒是往来也方便了些许。嵯峨家族,我也是有所耳闻。”

嵯峨博文好像一愣,没有想到金子秋会主动提及他的家族。

但他顿了顿,又是谦卑一笑:“我嵯峨家虽是在华族中排不上名次,能入金贝勒您的耳,也是荣幸之至。”

金子秋笑了笑,并不接他的话。

李夫人连忙插嘴,一脸弱不禁风,扶着心口:“你们大老爷们谈正事,妾身妇道人家不便掺和,不如先移步去花厅,妾身吩咐下人们上些果盘点心,贝勒爷再同嵯峨先生长谈……”

如此甚好,我站在金子秋身后,只能看着他的后脑勺。

偏生又正对着嵯峨博文看过来的眼神,实在是不好受。

即便去了花厅我还是得站着,总归能活动活动腿脚。

我们抬步去了花厅。

李府花园敞亮长廊曲折,东瀛人请金子秋先行,金子秋也不会跟他们客气。

我跟白燕子跟在金子秋身后。

白燕子忽然鬼鬼祟祟地对我使了个眼色,低声对我说:“你机灵一些。李府跟东瀛人凑到一块,可没什么好事。”

花厅落座的时候,我识趣地跟白燕子在金子秋身后一左一右站好。

嵯峨博文落座后,眼神却颇有深意地打量了我们一番。微微笑着开口:“方才正厅,是在下失了礼数,未能请贝勒上座。”

他顿了顿,又说:“李夫人骤失夫婿,心中悲痛,一时乱了安排,还请贝勒爷体恤,不要怪罪于她。”

我暗暗听着,心里又叹,这人看来不是傻,而是城府深到了一定程度。

幸好金子秋也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如今看来,高门权贵之间的算计步步机锋,确实不是我们这些娼楼姑娘耳听所闻的阴谋诡计能比拟的。

我往后在贝勒府过日子,就更得处处小心,步步为营,在金子秋面前挣出份体面来。

嵯峨博文却又开口:“今日能在李掌柜葬礼上遇到金贝勒,在下还有一桩生意,不知道贝勒感不感兴趣?”

金子秋懒懒抬眼看了嵯峨博文一眼:“说。”

嵯峨博文笑了笑,站起身来,从怀中掏出一封文书。亲自走过来双手奉给金子秋,说:“日进斗金的生意,贝勒爷是做大事的人,手中岂能少了银钱。这是一份文书,贝勒爷不妨过目一下。”

金子秋接过了文书,我站在金子秋的身后,眼睛只要微微向下一瞥,也能看得分明。

……

赫然清楚的几个字儿。

大烟馆。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死命掐着自己的手心,不叫自己失态。

东瀛人竟然想拉着金子秋一同开大烟馆!

大烟我是知晓的,南边靠海的叫它“鸦片”,我们这儿叫“大烟”。跟水烟筒子又不一样,烧钱,也烧命。

娼楼里头,抽了大烟,死的痛苦万分的。无论是姑娘还是嫖客,我都见的不少……

这玩意儿上瘾,阿妈就好抽大烟。她老待在一个小屋子里头,往榻上一靠,一抽大烟都能抽一下午。说是云雾缭绕飘飘然的感觉。

阿妈自己也清楚这东西沾不得。她自己是年轻的时候被恩客诱惑了,抽了一口,从此再也戒不掉。但也清楚这不是好东西,放了狠话,我们楼子里的姑娘,一律不许沾大烟。

只要有沾着大烟的,甭管是不是头牌,立马摘了牌子,扔杂役房里,任人玩弄,死了也不管。大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过来的。我小时候还听说南边有个林大人浩浩荡荡地,又是“禁烟”、又是“销烟”。

朝廷也下了律令,要严管大烟。

东瀛人这时候找金子秋开大烟馆,是什么居心?

继续阅读《爷,妾身要无礼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爷,妾身要无礼了》金爷,汪健仁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