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秦叶 葛硬小说《龙魔血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龙魔血帝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秦叶

角色:秦叶 葛硬

简介:生来隐疾困前程,盖因魔龙盘神魂
龙血浇灌神魔体,孤单逆乱破乾坤
原本想要平凡度过一生的少年,却不断被卷入种种漩涡之中,从此他便改变人生的轨道
什么是道?吾之言行即是道
什么是仁?顺我心意即是仁
不尊道不顺仁者,虽远必诛

龙魔血帝

《龙魔血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魔龙苏醒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新世界的大门也随之而来的被秦叶打开。

秦叶走出房门,见自己所住的院落也及其广阔,周围花草树木,楼台亭阁一应俱全,也是一处风景秀丽之地。此时三位黄衣侍从在伺候花草。住的似乎也不错,比起前世好多了,秦叶感叹道。

正当这时,就见到一位穿着黄衣的侍从,嘴里还叼着地上的草根,大摇大摆地朝着秦叶走来。手里拿着竹篮,里面的饭菜依稀可见,只是饭菜少了大半,似乎是被人已经吃过了。与其说是一份饭菜倒不如说是被人吃过剩下的。这侍从是伺候秦叶饮食的葛硬。听着名字就知道让人感到讨厌!

秦叶见到剩饭剩菜后不禁一怒,我还没找你你就找上门来了,今个我们就好好算算。秦叶心中暗自有了打算,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把十几年的账给清算了。

葛硬走到秦叶近前,冷哼了一声,将竹篮放到门口的石阶上,正眼连看都没秦叶一眼,放下饭菜之后转身就走。嚼了两下草根后吐到了秦叶身边,口中同时轻啐道:“想不到你这废物命还挺大,昨天居然还没死,又被救了回来,老子还得整日送餐,特码的,真是的。”

看着葛硬的过分的行为与娴熟的动作,看来这种事情没少做,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说是主人送饭,实际上倒好像是给犯人送饭一样,异常的嚣张。竟然被伺候的奴才这样欺凌,而且一欺负就是整整十多年,秦叶怒火中烧。

“站住!狗奴才,我让你走了吗?”正当葛硬要离开时,秦叶冷声呵了一句。瘦弱的身材、苍白的面庞显得十分柔弱,但眉角间流露出的刚毅与不屈却令人刮目相看。

被秦叶这嗓子一喊,葛硬突然身子一颤,竟被镇住了,毕竟当惯了奴才,被呵斥是经常地事情。但转过头来看见是秦叶这个废物,立刻放下心来。同时眼里涌起一抹凶光。心道,我居然被这废物呵斥了,传出去我可怎么混,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葛硬恶狠狠地道:“三公子,还有什么事吗?莫非身体刚刚好,皮又痒痒了吗?”

由于秦叶上面还有两位师兄,所以在绿竹峰排行老三,侍从们平时都称秦叶为三公子。

看着盛气凌人的葛硬,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还有要大打出手的意思。秦叶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葛硬,你好大的胆,未经我允许竟然敢偷吃主子的东西,还敢跟我耀武扬威,真当活腻了不成?”秦叶语气不善地说道。说罢端起地上的竹篮,连带着里面的饭菜一道扔了过去,重重地砸在了葛硬的额头之上。

随着竹篮的落下,里面的饭菜也一同盖了下来。葛硬的鼻血霎时间就留了下来。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道菜,西红柿盖浇饭。

由于距离近,再加上葛硬从未想过这个整日被人欺凌,软弱无能的废物竟然敢出手打自己,一时间竟中了招。

经过这一闹腾,秦叶院子里剩余的三位侍从也都放下了手中的花草,闻声赶了过来。看着葛硬一头饭菜,而且鼻血直流,先是一脸诧异地看着在场的两个人,接着就是发出一阵哄笑,面露嘲讽之色。

“葛硬居然被三公子打的鼻血直流,这可真是最好笑的事情。”

“是啊,是啊,葛硬平时跟我们耀武扬威,整天说三公子吃他剩下的饭菜,而且对他是又惊又怕,今个怎么被打了。”

“平日里他还吹……”

三位侍从对着葛硬一阵嘲讽,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的三公子已经发生了一些巨大的变化,不再是昨日那样任意被他们欺凌的三公子了。

葛硬被他们一阵嘲讽顿时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由得恼羞成怒,对秦叶吼道:“小杂种,竟然敢打我,真是反了你了,今天要是不教育你我就不行葛。”直接抡起拳头朝秦叶砸来。发怒的葛硬连三公子也不叫了,竟然叫起了小杂种。

秦叶嘴角竖起了一丝冷笑,也不躲闪,因为凭他的身手躲闪也是徒劳的。反而挺直了腰板,冲着葛硬说了一句:“今日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汗毛,我直接让两位师兄将你碎尸万段,不信你就试试!”秦叶的话语中充满着浓浓的威胁。

葛硬的拳头离秦叶的面门不到一寸之远,突然收住了,准确地说是被吓住了。虽然他不怕秦叶,但并不代表他不怕武刚与凌云。武刚与凌云对秦叶的感情他是知道的,要是秦叶真的将平日里自己的所作所为说了出去,就是有十个脑袋也是不够秦叶这两位师兄砍的。自己虽然敢教训秦叶,但也只是皮肉上的,不敢给秦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不但葛硬身上冒出了冷汗,其他三位侍从也是面如土色,看向秦叶的目光中没有了平日的傲慢,也是充满了变化。四人不由得一同想起当年的一件事情。

当年有位弟子,在修炼方面有几分天赋,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未来是一片美好。但他却目中无人,自己作死,仗着自己显赫的身份加上逝水宗严禁同门相残的禁令。竟然当着武刚与凌云的面公开嘲讽秦叶是废物,是逝水宗的垃圾。

结果激怒了秦叶的两位师兄,被凌云当场打死。按照逝水宗的规矩私自残杀同门可是犯死罪的,可事后宗主也并没有处罚凌云,反而说了这名弟子早已被逐出宗门,而且是死有余辜。

长老亲传弟子都敢杀,更不要说自己一个小小的侍从了,有这个前车之鉴,四位侍从怎能不害怕。

见到葛硬的动作与其余三人的表情,秦叶眼中露出一丝蔑视。奴才就是奴才,什么时候都是。接着秦叶又大声呵斥道:“葛硬,你这大胆的奴才,还不跪下,自己掌嘴!”

葛硬闻声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气,正如秦叶所想的。奴才就是这样一种动物,主子要是对他一凶,立刻就老实。若是对他和颜悦色,他就蹬鼻子上脸。

听到秦叶的呵斥葛硬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双手不断抽打着自己的嘴巴,而且还念叨:“三公子饶命,小子过去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您还是饶了小的吧,千万不要把此事告诉峰主与二位公子,小的下次一定改。”

秦叶却没有答话,而是用寒冷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三位侍从,眼里除了冰冷以外,还带有深深的厌恶。

其余的三位侍从见秦叶如此可怕的眼光,竟然不敢与秦叶对视。双腿一软,立刻也跪在葛硬旁边,自己给自己掌嘴。

“奴才错了,奴才错了,求三公子饶命……”三位侍从边掌嘴边说道。

看着跪在脚下的四位侍从,秦叶缓步走到前面的亭阁处坐了下来。“先自行掌嘴,让我看看你们的悔意!谁的悔意最虔诚,我就饶了谁。”

秦叶说完,四人不敢违背,一下一下抽打这自己的嘴巴。

坐了一会,秦叶似乎累了,直接绕过四人,走回屋内。四位侍从相互对视,传递着什么信息。但之后又摇了摇头,似乎是生命更重要,又继续不断抽着自己的嘴巴。从早晨抽到正午,抽了整整两个时辰。

正午时分,迎迎烈日之下,绿竹峰上跪着的四道身影非常醒目。

就在此刻,秦叶推门而去,发现已经是正午了。揉着惺忪的眼睛,似乎刚刚睡醒一般,口中还连连打着哈气。定睛瞧了瞧,看到四位侍从还在抽打着自己的嘴巴。每个人的脸比两个时辰前都胖了几圈,跟猪头一样大。浑身上下流淌着大汗,在毒辣的烈日下,四人都快昏厥了。

而此时葛硬模样更为滑稽,头上的饭菜依稀可见,脸上还充满血迹。与最初西红柿盖浇饭对比,又是换了一个口味-猪头肉盖饭。

看着四人如此模样,秦叶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因为这是他们应得的。想想这些年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杀了他们十次都难以平息秦叶心中的怒火。但是杀了他们秦叶觉得太便宜了他们,脑中又有了其他的想法。

“先不用掌嘴了,待会肯定让你们抽个够!看你们如此心诚,我就不告诉两位师兄了,饶你们一命!”秦叶刚说到这,跪着的四位如释重负。脸上的疼痛此刻也没有了感觉,浑身充满着清凉,烈日爆晒的感觉也消失了。仿佛秦叶的话语是最好的灵药。

不过秦叶话锋突然一转,厉声说道:“但是你们四人竟然敢欺辱我这么多年,若我不做些什么也算对不起你们。想想你们的所作所为,就是剐了你们也是应该。从今日起即刻净身出户,到逝水洞天去跪着去,跪满三日就可以离开,滚出绿竹峰。”

听到秦叶要将他们赶出绿竹峰,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四人又再度紧张起来。连忙给秦叶磕头:“三公子,我们知错了。求你罚我在这跪着吧,跪一个月都成。千万别让我们去逝水洞天,去那面子上有些不好看。更不要把我们赶出绿竹峰。”

四位侍从这次真的慌了,在逝水宗去哪能找到如此好的差事。听到四人的话,秦叶更加生气。

“蹋!”

秦叶一脚踹了过去,将葛硬踹得仰面朝天。“你们他M的还知道要面子?欺负老子时就不知道老子要面子了?告诉你们,去那长跪三天,少一分钟老子要谁命!”秦叶目光灼灼,眼中带这深深的恨意。

四位侍从万万没有想到昨天还任他们欺凌的废物今日竟然这般强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听得秦叶的命令,转过头走下绿竹峰。

“站住!我让你们净身出户,你们没有听见吗?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留下!记住,辱人者,人恒辱之!”秦叶说完,四位侍从全部瘫软在地。

四位侍从心中此刻懊悔不已,若果对待秦叶好一些,是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目前为了活命只好褪去身上的衣物。看着腰间拿下的储物袋,四人更是心疼,但却只好忍痛割爱。脱到周身上下仅剩最后一件贴身衣物,秦叶摆了摆手,说道:“别脱了,别脏了我的眼睛直接滚吧。”

四人低垂着头颅,从绿竹峰滚了下去,到逝水洞天去罚跪。他们却想不到当初自己对秦叶的所作所为加起来远远超出这些,若是仔细想想,发现秦叶还算比较仁慈。

秦叶收拾完四个侍从之后,也觉得心情一真舒畅,总算替“那位”出了一口恶气。走到他们衣物旁边,将其储物袋打开,一看竟然惊呆了。将四人的灵石全部收起,发现加一起竟然有两千块之多,瞬间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

“妈的,这都是从老子手里剥削出去的!”秦叶拿过灵石还骂了一句。

虽然秦叶没怎么修炼,但却知道这些灵石的概念。秦叶作为亲传弟子,一个月能领三十块灵石。这几个侍从身上竟然能找到两千块灵石着实令秦叶感到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在苍穹大陆任何事情都离不开灵石。灵石不但能购买丹药,武技,武器,等等东西,而且还能用来加速修炼。可以说想要修炼达到更高的境界,是离不开灵石的。

这些东西确实是侍从们从秦叶身上搜刮得来,但由于整日生活在绿竹峰上还未来得及使用,到头来又回到了秦叶手中。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循环,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你的。

秦叶将灵石放入自己的储物袋中,之后又点了一把火,将四个人的衣服全部烧了。

解决了四个侍从让秦叶消了一口气,但体内的邪气以及修炼的事情却是最为困扰秦叶。无论处在什么世界,实力永远都是硬道理。想要赢的其他人的尊敬,什么时候都需要靠实力说话。

正当秦叶对自己修炼的事情烦恼不已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远远就听见一个声音说道:“师兄,你说小师弟要是知道这个好消息会不会兴奋得跳起来?”

“肯定会跳起来,毕竟我得知消息都跳起来了!”另一个人说道。

“咦,师兄,今天真是奇怪,伺候小师弟的几位侍从跑哪去了,怎么一个都不在了,这地上的饭怎么还洒了,待会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声音正是从凌云口中传出。

“进去问问小师弟不就知道了,门口怎么还有血迹?难道……”说完武刚面色突然一变,直接如旋风一般出现在秦叶的屋内,凌云也是随后到来,但见秦叶好好地站在屋内,二人都松了一口气。

“小师弟,门外的衣服与血迹是怎么回事?“武刚与凌云连忙问道。

秦叶就将多年来侍从如何欺凌自己以及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刚刚说完就见凌云直接跳了起来“真是气死我也,这帮侍从真是胆大包天,罚他们跪三天简直是太便宜了,我必须杀了他们方能罢休!”转身就欲出门,去追杀这几个侍从。

还好秦叶早有准备,提前起身拉住了凌云的手:“师兄,算了吧,罚他们裸~身在逝水洞天跪三天也就差不多了!”秦叶虽然两世为人,但却也不愿意随便杀人。

这时候大师兄武刚严肃说道:“小师弟,下次若是有人欺负你千万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们,不要怕。我们替你灭了他,我们灭不了,后面还有师傅。别说是侍从,就是得罪长老与内门弟子又何妨,我们绿竹峰的人就是护短!”

武刚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气势,听得秦叶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秦叶听得后心中感到阵阵温暖,立刻有了家的感觉。“师兄放心,我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辱的懦夫了!”

“这才是我的好师弟,光顾着说这些了,正事我们都忘了,小师弟这次我们俩可是给你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你身上的邪气师傅已经想到办法解决了,从此你就可以正常修炼了!”武刚说到后面语气都充满着颤抖,情绪也是过于激动。

秦叶闻言之后呆立半晌,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后慢慢地说道:“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吗?”

看着秦叶如此兴奋,凌云也哈哈笑道:“哈哈,当然是真的,小师弟,这回咱们师兄弟终于可以一起修炼了!”

“我终于可以修炼了!”

秦叶虽然刚刚穿越过来不久,但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啸,回音在绿竹峰上空回荡。

正在盘坐的玄空也是睁开了眼睛,嘴角出露出一丝微笑。

三位师兄弟又说了半天,临走时告诉秦叶三日后的正午去找玄空师傅,秦叶也麻烦大师兄让他在重新挑选几个侍从,毕竟还是要吃饭的。

功夫不大,侍从就齐了。这回的侍从明显是精挑细选,过来之后就安心干活,老老实实地伺候着秦叶。

时光飞逝,三日时光转瞬即逝。

三日之后,天刚蒙蒙亮,秦叶就来到了玄空师傅的住处。虽然两位师兄他其正午到来,但秦叶这夜辗转反侧,到清晨实在按捺不住,便直接来了。

秦叶来得早,但两位师兄来的却是更早,绿竹峰四人都等着今日的时光。今日对于绿竹峰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三个兔崽子来的都挺早啊,还怕为师跑了不成。”玄空嘴上笑骂道,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看到门下弟子如此团结,在整个天星国不为多见。

“既然都来的这么早,那我们就早点开始。”玄空说罢将一个炼药的小鼎从怀中拿了出来,落到手中还轻轻地摸了两下。小鼎上绣了五条飞龙,张牙舞爪,威风凛凛。这正是绿竹峰的镇峰之宝,灵器五龙鼎。

玄空再次把手一扬,储物袋飞出,数百种药材有横空出现,洒落一地。

“三星草,八角叶,水仙花,幽兰木……”凌云一一念叨,还有几种药材没有见过。

“小师弟,这回你可有福气了,光是这些药材没有十数万灵石是下不来的,整个逝水宗也就师傅与宗主方能如此手笔!”武刚语气中有些羡慕。

“大手笔还在后面,你们两个准备些热水来,再弄一口大缸,待会要为秦叶弄个药浴!”玄空也有些自豪的说道,说完一股玄青色的气息出现在玄空手中,射入到五龙鼎内。

随着玄青色气息的进入,五龙鼎上绣着的五条飞龙好像活了一般,在五龙鼎上不断地飞舞。

接着玄空将一种种药材投入五龙鼎中,五条飞龙在五个方位不断吞吐着火焰,催化一株株草药的融化。

每一株草药融化,在鼎里面便会多一些绿色的液体,这正是草药中的精华。融化的过程持续了半个时辰,整个过程中玄空神情专注,随着最后一株草药的融化,预示着药材已经全部融化完毕。玄空将龙鼎内的绿色液体全部倒入缸内的热水中。瞬间清澈的水直接被染成了墨绿色。

“秦叶,脱衣服泡下去,待会我将你体内的邪气清除掉,你便可以直接吸收药浴中的精华增长自己的实力,这可是为师精心为你准备的大礼!”玄空看着眼前的杰作,眼中也是充满了期待,毕竟这是自己十余年的心血。

秦叶急忙脱光衣服,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身体刚一没入药液中,立刻觉得药液中无穷的能量向身体涌来,顺着体表进入血液之中,并在血液之中流淌,随后充斥着秦叶的个个细胞。秦叶身体如同几乎干枯的树木,突然降下甘霖,立刻枯木逢春,处处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秦叶感到浑身格外的舒服,但邪气显得更为兴奋,刚刚所吸收进来的药液迅速的朝着腹部汇聚。立刻被腹部的邪气吸收,一点也没给秦叶留下。

“还讲不讲道理了,这是我的。”秦叶心中恼怒道。但邪气丝毫不理会,反而控制着秦叶的身体,更快地吸收着药液中的能量。

外面的玄空不知道秦叶体内的变化,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从瓶中倒出一粒金黄的丹药,轻轻放入掌中。这颗丹药名为九窍龙丹。

九窍龙丹乃是四品丹药,是至盛至阳的丹药。据说九窍龙丹是在龙居住过的巢穴中炼制的,沾染了龙的气息因此而得名。除了用于修炼,也是治疗内伤的圣药。玄空花了极大的代价与机缘才为秦叶弄到一粒。

“秦叶,张嘴,将九窍龙丹吞下去。”秦叶把嘴张开,一口将九窍龙丹吞了下去。丹药一入咽喉,秦叶就觉得无穷匹敌的能量在自己体内四处肆虐,犹如发飙的骏马,似乎想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撕裂。

正当秦叶准备喊救命时,师傅玄空已经将手臂贴在了秦叶的后背,一股柔和的力量涌入秦叶体内,将九窍龙丹的药力悉数引致秦叶的小腹,那邪恶之气的来源之处。准备与邪气进行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正在疯狂吞服药浴精华的邪气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几乎将大半邪气聚集到一起,与玄空用玄气引导的九窍龙丹发生了激烈的碰撞,这仿佛是一场水与火的较量,整整在秦叶体内僵持了一个时辰。

最终玄空与九窍龙丹更胜一筹,将其邪气吞噬殆尽,但九窍龙丹似乎也是能量耗尽,随之也一同消失了。

“哈哈,九窍龙丹果真是四品丹药,效果果真是不同凡响。痛快,真是痛快啊!秦叶,还不快快吸收药浴中的能量,趁此机会一举突破玄者六重,最差也能突破玄者四重!”玄空朗声笑道,光头上的汗水流淌下来,反射着异样的光泽,整个人似乎也年轻了许多。

武刚与凌云见到师傅与小师弟成功了,才敢出言说话,之前的一个时辰两人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打扰到了师傅。

“哪还有什么药效,全被那该死的邪气吞噬殆尽了!”秦叶小声嘀咕道。但充满喜悦的三人却没有听见。

坐了半晌后秦叶从药浴中站起,与其说药浴倒不如说是如今的清水。看着师傅与两位师兄一直盯着自己,秦叶也硬着头皮从里面走了出来。“师傅,弟子已经修炼好了。”

“怎么样徒儿,现在玄者几重了,药浴是不是很不错!为师精心调配而成,天星国都没有第二人能够调制出这样大补的药液。凌云,拿酒来,为师今天要痛饮几杯,哈哈!”玄空此刻是兴致高昂,连探查都不探查,直接就问道。

“我赌小师弟玄者五重,”凌云将早就准备好的酒葫芦拿了出来,直接将盖子打开,递给了师傅玄空,武刚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还玄者五重,一重也没有增加。该死的邪气,将药浴精华都给吞噬了,秦叶心中一直在咒骂道。“药浴,嗯,这个,药浴很不错,很暖和,泡着也很舒服!修为仍为玄者一重!”秦叶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道。

“当然不错,为师不是跟你吹。修为突破,什么?修为仍是玄者一重?”玄空正美美地喝着葫芦中的小酒,突然跳了起来。当见秦叶修为还是没变,突然老脸一红,前半句还吹得是得意满满,后半句声音也小了下来。

刚刚还在三位徒弟面前吹药液怎么牛,怎么好。转眼间一点效果也没有,这着实令做师傅到尴尬。

“师傅,你是不是对假药了!”凌云嘴快突然说了一句,不过紧接着就把嘴捂上了,心中大叫糟糕,师傅刚刚药浴失败,正好没有台阶下,我这会不但没给,而且火上浇油。而且玄空可是记仇的,说罢后用带有求助的眼神看了看大师兄武刚。

武刚略微同情地看了看凌云,接着把眼睛闭上,对于凌云递来的眼神视而不见。似乎是说你自求多福吧,我也保不了你。

果然玄空立刻大怒道:“胡说,为师怎么能对自己的徒弟干出这种事,问题肯定出现在邪气上。凌云,为师看你最近的修为有些滞后,从明日起,为师要给你进行一个月的特训。”

凌云一声惨叫,直接跑回自己的住处。武刚对师傅与小师弟说了一句,说既然小师弟身体已好,自己也要开始闭关了。只剩下秦叶与玄空两个人。

凌云与武刚走后,玄空又详细询问了秦叶的情况,而秦叶也如实回答。

“师傅,确实是被邪气所吸走了,不过您放心,就算没有吸收这些药液,徒儿也一定能修炼有成,绝不给师傅丢脸!”秦叶郑重地说道。

“这才是我的好徒弟。上次武刚跟我说你被欺负的事情我气就不打一出来。记住有事不要怕,天塌下来后面有师傅与你两位师兄顶着呢。”玄空傲然地说道,那本身不高身影此刻显得颇为高大。

绿竹峰的人果然一个个都护短,秦叶笑了笑,走下师傅玄空的住处,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进院之后吩咐新来的侍从把门关好,没有自己的吩咐任何人不要进入自己的屋内,说完独自走进了屋内,将房门关紧。

“出来吧,躲了这么久,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你还没有死。毕竟在我的身体里,我们也算是同在一个屋檐下,应该好好聊一聊。”秦叶在房中说道。若果有人在定会以为秦叶在自言自语。

“小家伙,果然聪明。说的没错,本龙尊不但没死,而且还是苏醒了。既然你想见到本龙尊,那就让你见识见识。哈哈哈……”声音中充满着霸道与威严。

下一刻,秦叶出现在另一个陌生的空间内,这个空间被巨大的牢笼所笼罩着,牢笼的面积秦叶不清楚有多大。但在牢笼正中央的两扇大铁门十分的醒目,此刻紧紧的闭合着。中间一个血红色的巨大的“封”字格外刺眼,每一笔每一划都充满着肃杀之气。声音正是从笼中传来。

紧接着牢笼里面亮了起来,一个十余仗长的庞然大物出现在秦叶眼前。浑身长满乌黑的鳞片,每片鳞片上都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巨大的龙头高高昂起,五个爪子空中乱舞,猩红的眼睛看的是摄人心魂。

“没,没想到我体内竟然有一条龙!”秦叶脸色骇然,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几步,险些瘫软在地。这倒不是秦叶胆怯,而是一种天然的反应。

“见到本龙尊竟然不跪,好大的胆子!不过看在今天丹药的份上这次就不杀你了。今天的丹药与汤药比较鲜美,赶紧给本龙尊再弄几百份,本龙尊刚刚苏醒,身子虚,正好需要补一补!”黑暗龙尊看着眼前的秦叶如同蝼蚁一般,直接吩咐道,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感情。

秦叶听见眼前巨大的黑龙张口就是管自己索要东西,而且还是几百份。就是把自己卖了也换回不来一份。当下对黑暗龙尊回答道:“没有!”

虽然面前站着的是一条神龙,但秦叶也是用两个字回答它。

“竟然敢这样跟本尊说话?信不信我一口吃了你?”黑暗龙尊把龙躯向前一探,做出了一副架势,要吃了秦叶。

秦叶干脆把眼睛一闭,静静等待着黑暗龙尊的审判。同时道:“吃了我也没有!这是我师傅十几年的心血,你打死我我也弄不到!”

既然打也打不过,跑又跑不掉,秦叶的语气也渐渐硬了起来。同时心中颇有遗憾,想不到刚刚穿越,还未做出任何惊天动地的事情,生命就要走到了尽头。

看着自己似乎有些狮子大开口,把这小子吓到了。应该少要点,黑暗龙尊思考到。“你还真以为我不敢吃你啊,我是看着我们同在一个身体的份上才网开一面。那这样吧,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五十枚丹药与五十份汤药总成了吧!”

“一份也弄不到,你干脆吃了我吧。你还知道我们同在一个身体,对呀,我们同为一个身体,那也就是说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况且你被封在笼子中,你也是出不来的!”秦叶说着说着恍然大悟到。险些被这家伙给唬住,多亏我两世为人。

“胡说,本龙尊岂会被这区区牢笼给困住,只不过是不想出去罢了!”黑暗龙尊矢口否认道,不过那慌乱的眼神以及漏洞百出的谎话完全逃不过秦叶的双眼。

他果然出不来,那就好办了。秦叶暗自窃喜,同时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那你倒是出来啊,出来我就任你吃!”

“竟敢小瞧本龙尊,我这就出去给你看!”黑暗龙尊也是气急败坏,堂堂一龙尊,到哪不都是被恭恭敬敬的,此刻却被眼前的小鬼给看扁了。

就见黑暗龙尊甩起龙尾,狠狠地抽在牢笼上,啪啪地声音在整个空间响起。整个空间如同山崩地裂,天塌地陷一般。

秦叶直接被掀倒在地上,那股气息让秦叶吓得半死。不过待到响声过后,却见牢笼没有任何变化,连一根铁条都没有破碎。

牢笼虽未变,但眼前的黑暗龙尊却失口叫道:“好疼,好疼,痛死本龙了……”

秦叶见状,也放完全下心来。这牢笼的结实程度超过他的想象,看来这条黑龙是出不来了。

想到此处秦叶有些得意,对着黑暗龙尊也没有了最初的恐惧。为了报复刚刚的恐惧,而且反而嚣张起来,张口说:“我说黑龙啊,你这…”

没等秦叶说完黑暗龙尊立刻叫了起来。“叫我黑暗龙尊大人!”黑暗龙尊对黑龙这个称呼十分不满,立刻让秦叶改口。

“没叫你小黑就行了,事还不少。以后就叫你龙尊了!”与黑暗龙尊交谈了这么久,再加上黑暗龙尊根本伤害不了自己,秦叶说话更加肆无忌惮。

见到秦叶如此放肆,黑暗龙尊又嚷了起来“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

“信不信你吃了我是不是,你要是有本事就来吧!”秦叶笑着说道。

前一秒还是孙子的秦叶,此刻立刻变成了大爷。而黑暗龙尊却是又对秦叶无可奈何。

“我说你能不能给本龙尊留一些面子,我好歹也是堂堂一龙尊啊,真是气死我了。”黑暗龙尊突然憋出这样一句话来,这着实出乎秦叶的意料之外。没想到眼前这头龙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好了龙尊,之前你恐吓我,咱们刚刚就算扯平了。听之前的话语似乎你的修为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急切需要大量的丹药来滋补是也不是?”秦叶问道。

黑暗龙尊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何止是极大的损伤,那是相当大的损伤,修为几乎完全丧失。不然这一座小小的牢笼怎么能困住我!”

黑暗龙尊说到此处脸色显示出愤怒。

这就好办!秦叶心中暗自窃喜。但却面不改色地说道:“那你想不想早些恢复元气?冲破牢笼?”

“废话,傻龙都想!”黑暗龙尊想都不想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可以帮你。毕竟你在我身体里,帮助你就相当于帮我自己,我秦叶义不容辞。”秦叶开始循循善诱道。

这小子会有这么好心,黑暗龙尊半信半疑。但也直接说道“小子,这话说得还有些良心,但仅凭你的实力又能帮的了什么呢?”

“你现在可以先帮助我提升实力啊,等我实力提升上去你还愁什么丹药。大不了可以偷,可以去抢啊!”秦叶此刻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继续阅读《龙魔血帝》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秦叶 葛硬小说《龙魔血帝》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