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特种都市高手》张晓红 田坝完整版阅读

小说:特种都市高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张晓红

角色:张晓红 田坝

简介:村里住着不少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她们的气质和风韵一点不输于城市女性!丈夫在外打工,她们不但要承担家庭的重担,还有忍受寂寞和孤独的煎熬
有一天,两个帅气的小伙子走进了村里,一下就打破了她们原有的平静而枯燥的生活……

特种都市高手

《特种都市高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退役特警

付河村在临江河岸边,靠近临江镇,村里人比较富裕,几乎家家户户都住的是二层楼房,是一个已经被现在文明覆盖了的村子。

吃过午饭以后,张晓红就离开家里想下田坝去自家秧脚田放水,因为马上就要蓄秧子了。她走了没多远,突然发现迎面走来一个衣着时尚的帅小伙,小伙子一看到她立刻笑容可掬地招呼问:“耶,红红嫂,你要去哪儿呢?”

张晓红嫣然一笑说:“下田坝去放点水。”

小伙子“哦”了一声就与她擦肩而过。

张晓红拐了一个弯就顺着大路向田坝走去。

而已经和张晓红擦肩而过的那个小伙子走了没多久,竟突然一个大转弯转过身来不远不近地悄悄跟在她后面。

正是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时候,站在高处,就会看见那些黄灿灿香飘飘的油菜花一望无际令人眼花缭乱。而油菜花已经几乎和人一样高,如果有人走进花间,外面的人是绝对看不到的。

张晓红不知道自己已被人跟踪了,她不疾不徐地走在大路上,望着两边长势喜人的油菜花,感到好不心旷神怡。而在这一片片油菜花之间,偶尔会夹杂着两三块绿油油的葫豆田,走近看时,因为黄绿相杂,倒是相映成趣了。

走着走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就拿出手机拍摄起来,连续拍摄了两张照片,她一边走一边欣赏起照片来。

她似乎还不尽兴,突然一个大转弯想拍摄身后的风景,因为后面顺着大路望去可以看到村里的房屋,特别是那些新式的楼房更是清晰可见,可是她一转过身来就发现手机摄像头里晃晃悠悠的画面里面出现了一个小伙子,当她看清楚那个小伙子是谁时整个人就呆着了,举在眼前的手机也停着一动不动了。

小伙子真是骤不及防,一下就停着了脚步,但迟疑片刻后,他就恢复了常态,迎着张晓红走了过来。

张晓红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当小伙子走近她的时候,她依然木然呆立。

小伙子笑嘻嘻地问:“耶,红红嫂,你要拍照啊,是不是把我也拍下来了?”

张晓红不得不问:“峰娃儿,你要去哪儿?刚才不是看你往外面走了,咋个跑到这里来了?”

小伙子说:“刚才听说你要去放水,我才想起我妈前两天也叫我找个时间去秧脚田把水放了,嘿嘿,马上就要蓄秧子了嘛。”

张晓红:“哼,你小子啥子时候变地这样勤快了,像你这种操哥耍哥也会下田坝劳动?”

小伙子:“红红嫂你说啥子话哦,我小的时候啥子活都干过,特别是载秧子,这队里还没几个人能够与我比呢,只是这几年我在外面混去了没再下过田,不过技术学会了一辈子都忘不了,听说三哥去外头打工去了,你家里缺人手,以后载秧子,要是搞不赢就叫我来帮你栽嘛。你家里那几块田我一两天就可以帮你栽完。”

张晓红:“你说的是真的,到时候你可别说话不算话。”

小伙子:“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张晓红:“好,我记着你小子的话了。”

于是两个人就一起向前面走去,走了一阵,两人一前一后地拐进了一条田间小路。

张小红在前面走,小伙子跟在她的后面。因为两家人的田隔得不远,都要经过这条小路进去。

张小红身材窈窕,个子不到一米六属于中等偏下,她长着一张好看的不黑不白的瓜子脸,一头微微卷曲的齐肩黄头发被一支绿色的发卡束在脑后,也显得十分耐看,今天她上穿一件黑色的夹克衫,下着一条蓝白相间的低腰牛仔七分裤。因为夹克衫的长短刚好齐腰部,使得她的娇臀整个就显现了出来,而那条牛仔裤很合适,恰到好处地把她的美臀绷得紧紧的,看上去好不撩人。

小伙子情不自禁地望着她那扭来扭去的美臀,不禁心旌摇曳,恨不得立刻伸手上去使劲地捏一把,但此时此刻他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个小伙子叫李绍峰,小名峰娃儿。前几年他很少呆在家里,一直都在社会上混,是村里出了名的二流子。他一年很少有几天呆在家里,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年多不见的他现在一回来后就经常出现在村中了,而且他似乎有了钱,什么都没做,却整天穿着好衣服吃着好烟优哉游哉好不潇洒。

小路两边也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油菜花,有些油菜花伸了一些出来,因此两人走过的时候就擦着身子了,衣服上就免不了粘上了一些点点滴滴的黄色花粉。可是两人都没在意,依然不管不顾地向着田间深处走去了。

两人走了一阵,视野立刻开阔起来,因为左右两边出现了一片片绿油油的葫豆田,间或还夹杂有一些娃儿菜包包菜之类的东西。

很快就到了张晓红家里的田边,她家这里靠小水沟边是一块已经空出来的小田,这块小田原来种的是包包菜,包包菜早已经由婆婆扯去农贸市场卖了,之所以要栽包包菜为的就是能够腾出来做秧脚田。秧脚田后面是一大片油菜花,也是她家里的。她就站在田边挽起袖子准备放水。

李绍峰看了看就顺着小水沟走到下面去了,他家里的田距离这里大概有二十几米远。

张晓红挽好衣服袖子就蹲下来准备抱起砸在秧脚田缺口里的一块不大不小的圆石头。她先扯掉缝隙里面的杂草,正准备搬石头,没想到李绍峰很快就返回来了。

张小红停了手,抬起头望着他问:“你咋个返回来了呢?”

李绍峰笑了笑说:“红红嫂,我家的秧脚田在下面,我想你在这里把水堵了,这沟里的水就小得很了,哪儿放得进去,还是等你先放了,我才放。”

张晓红笑了笑:“嗯,倒是,那只好我先放了,哪个叫你家的秧脚田在下面呢。呵呵……”

李绍峰挽起衣服袖子说:“红红嫂,我来帮你搬石头。”

张晓红:“算了,还是我来抱,我抱得起。别把你的名牌衣服打龌龊了。”

李绍峰拂了拂身上的黑色夹克衫,然后抢过去抱石头说:“啥子名牌衣服哦,两三百块钱一套的衣服算啥子嘛,还是我来,我来。”

张晓红拗不过他,只好由他去。

李绍峰一下子就抱起石头放在水沟里面堵着了水。

张晓红立刻抓起草草塞在缝隙里面,可是草不够,她又去田里扯。

李绍峰也去扯草来堵水。他很快就扯了一大把,他拿过来放在水沟边,然后去寻找砸草的小石头。没多久他就找到了两块,一块是小圆石,一块是半截砖头。当他走过来的时候,发现张晓红正蹲着身子在塞沟里的缝隙。

由于张晓红那样蹲着,一动一动地不时翘了一下那后面丰满的美臀,就使得她那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部位显得更加曲线分明了了,也因为如此,她的夹克衫往上扯了一截上去,而低腰的牛仔裤也随之朝下退了一截下来,这样她的后腰部位的冰肌玉肤就呈现了一圈出来,十分惹人眼。

李绍峰一看见那一圈动人的白,以及那下面撩人的紧绷绷的丰满美臀,身上立刻起了反应,很快就感到血脉喷张,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李绍峰站在后面看着张晓红那紧绷绷的丰满美臀,虽然恨不得伸手去捏一把才安逸,但终究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死盯着大吞口水。

正在砸着水沟里的水的张晓红显然感觉到了后面有人,立刻抬头转过脸来望着他。

李绍峰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动声色地抬头看着她笑了笑,然后晃了晃手拿着的两块石头说:“红红嫂,我找了这两块石头,快拿去砸草,我找了半天才找到的呢。”

张晓红:“正好,我正在找石头呢,一直没看到。”

很快两人就把石头砸在草草上了,终于堵着了大圆石头上面两边的小缺口,于是那小水沟里面的水大部分就被堵着了,倒拐流向了田里。

两人站了起来,望着缓缓的流向田里的水,摆起了龙门阵。

李绍峰:“红红嫂,你们这秧脚田准备找啥块人来抄呢。”

张晓红:“每年一般都是周大爷来抄的,他一直在养牛。”

李绍峰:“你说的是明娃的老汉。”

张晓红:“就是。”

李绍峰:“那他来抄田的时候,我要是没在家里,你就叫他把我们的秧脚田一起抄了,我回来拿钱给他。我把电话号码给你,到时候你就打电话给我说一声。”

张晓红:“好吧,他来抄我们田的时候,我就叫他把你们的田一起抄了。一般一挑田是十八块,我们这块田有一挑半,要二三十块钱呢。”

李绍峰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张晓红,张晓红就把号码存在自己的手机上了。

李绍峰好像不放心地说:“红红嫂,你按一下这个号码,看看对不对?”

张晓红一点都不设防地说:“嗯,好吧。”

李绍峰脸上闪过一丝阴谋得成的笑意,然后耐心等待着她按自己的号码。

张晓红就按了一下刚才存的号码,一会儿,李绍峰的手机就唱起歌来,他满意地挂了电话。

沉默了一阵,李绍峰问:“红红嫂,你们家三哥去哪儿打工了呢?”

张晓红:“内蒙古的一家冶炼厂。”

李绍峰:“他一个月肯定挣不少钱吧。”

张晓红:“三千多。”

李绍峰:“哦,挣这么多,那你们家的日子过得好滋润哦!”

张晓红:“还过得去吧。”

李绍峰又沉默了片刻,突然话锋一转问:“红红嫂,三哥经常不在家里陪你,你一个女人家过日子不觉得寂寞吗?”

张晓红脸色一暗,无言以对了,因为这话正好触到了她那内心深处难言的痛处。

李绍峰似乎窥破了她的心思,不动声色地接着说:“红红嫂,你肯定很寂寞吧,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

张晓红忍不住问:“啥子话呢?”

李绍峰:“有人说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

张晓红愣了愣:“啥子虎啥子狼哦,你说的啥子意思?”

李绍峰笑了笑,他笑得很好看:“你连这些都不懂?”

张晓红摇摇头,没说话。她虽然有初中文化,但是一向不喜欢看书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自然不懂这些词语的意思了。过了片刻她憋不住问:“你说说这是啥子意思嘛?”

李绍峰:“嘿嘿,说的就是在干那种事情上,三十岁的女人就像老虎一样凶猛,四十岁的女人就像母狼一样疯狂。”

张晓红如梦初醒,脸倏地一下红了,“呀”地一声嚷嚷起来:“哎呀,你娃儿说的是啥子话嘛,峰娃,没想到你小子竟给我说这种坏话……人家都说你是个二流子,硬是没说拐。”

李绍峰:“嘿嘿,红红嫂,虽然我在社会上混,别人都叫我是二流子,可是这村里对我的评价如何你是应该知道的。”

张晓红当然知道他的为人,大家都是说这小子虽是个烂人却倒是很落教讲义气,不但从来不在村里横行霸道,而且还常维护左邻右里的人们,比如左邻右舍的邻居要是在镇上遭遇了什么状况,叫他出面一定就能够摆平。

就说前几年有一次,村里的李大娘去农贸市场卖完米,赶场的时候卖米的一百多块钱被扒手扒去了,哭得不行,正好碰上他和一个哥们在街上游逛,他好像知道街上有那些扒手似的,去转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终于问清楚了当时有哪两个扒手去过农贸市场,最后找到了那两个人叫他们马上退水,居然原封不动地把那笔钱拿来还给了李大娘,让李大娘好不感激涕零,从那以后大家只要一提起这事都有口皆碑。因为他给大家的印象好,所以张晓红对他一点都不讨厌,又因为他长得帅,多多少少对他还有些好感呢!

李绍峰见她红着脸不说话,接着说:“红红嫂,说真的……如果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特别是想那种事情的时候,三哥又不在,你,你咋个熬得住呢?”

张晓红一下转过身去:“哎呀,我不跟这个二流子说了,你小子没大没小的,竟给我说这些……”

李绍峰:“嘿,我也不小了,其实嫂子你也大不了我几岁,说真的,嫂子你看上去还很年轻像二十几岁的大姑娘,长得又漂亮,正是享受生活的时候,可老天不做美,让你常常独守空房……”

张晓红羞得恨不得地面上裂开一条缝隙好让她钻下去,她实在呆不下去了,一边走一边扔下一句话就逃之夭夭了:“我想起家里还有事情先走了,水放满了,你小子帮我砸了一下。”

李绍峰得意得笑了笑,冲着她动人的背影说:“红红嫂有事就走你的嘛,水放满了我会帮你砸的,嘿嘿,保证把你砸得巴巴适适的。呵呵……”

张晓红一边急急地走一边想起刚才李绍峰挑逗自己的那种叫人脸红心跳的言语,莫名其妙地感到身上燥热难挡,虽然李绍峰说得很下流,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居然一点都不反感。只是她不好意思再面对他了,所以只好借口家里有事逃跑了。

走过一片片葫豆田,再穿过油菜花之间那条长长的小路,终于就要到大路上了,可是张晓红没想到自己刚刚出来一倒拐走到大路上,竟一下撞在一个大步流星而来的小伙子的手臂上。

小伙子骤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身子摇晃了一下,方才站稳,转脸愣愣地望着张晓红。

张晓红也愣愣地望着小伙子,立刻认出他就是刚刚当兵复员回来的年轻小伙子陈建军。于是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哦,是军娃呀,你这是要去哪儿呢?”

陈建军是一个退役特警,曾经在某省武警总队特警二大队服役,去年过年前才复员回来的。他身高起码一米七五以上,伟岸高大,阳光帅气,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小伙子!

此时此刻这个铁血男儿望着张晓红居然羞红了脸,为什么脸红呢,因为就是刚才的一撞,他的胳膊接触到了张晓红的丰满的上身,使得他真真切切地感受那种令人无比**的软绵绵的感觉,而那种挤压和摩擦在一瞬间所产生的很舒服的感觉却是他从来没体验过的,于是他不禁难为情地笑了笑:“哦,是红红嫂,你,你刚才咋走得这样快,突然冲出来吓了我一大跳,差点把我撞倒了。”

张晓红:“对不起哈,刚才我忙着回去,走得急了点,撞了你,不过你刚才走得太快了,我来不及让你了。”

陈建军问:“红红嫂刚才去干啥子了呢?”

张晓红:“刚才去给秧脚田放水,军娃你呢?”

陈建军:“我也要去秧脚田扯菜,还有几窝青菜没扯,我扯了菜也要放水。”

张晓红:“哎,我说军娃,我看你现在好像没出去啊,你不去城里打工了?”

陈建军笑了笑:“没意思,我去只有当保安,拿一千多块钱一个月,除了开销只剩余千把块钱了,过年前回来就去城里的世纪酒店当了一个多月的保安,一点意思都没有,整天不是站在门口守着就是到广场上走来走去叫人家怎么停车。想想都没劲……”

张晓红:“你娃儿这么年轻就整天窝在家里有啥子意思嘛?真是没出息。”

陈建军:“我……我想在家里找点事情干,现在我们家里的活路多,你晓得的,我们有几十根枇杷和几十根枣子树今年就要挂果了,几块钱一斤呢,要管一万多块钱呢,到时候卖不赢,我要拿到城里的贸易中心去批发,还有农忙的时候我老汉叫我帮着打田,一天能挣好几百呢,我想过了,在家里随便找点事情干都比去当保安强,现在我想暂时开车跑出租。一天能够挣一百多块钱呢。”

张晓红:“耶,你娃儿还会打算呢,今年你要帮你老汉打田呀,到时候我家里的田都让你打哈。”

陈建军:“呵呵,没问题。我们是亲戚,到时候一挑田我少收你两块钱。”

张晓红:“那感情好,好了,我回去了,你去忙你的吧,等会儿我还要去幼儿园接娃儿呢。”

陈建军望着张晓红离去的背影出了好一会神,他觉得她的背影真好看,特别是她那扭来扭去的丰满美臀十分好看,让他身上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莫名其妙的躁动。

张晓红是他一个叔伯哥嫂,他的老汉和她的公公是亲的兄弟关系。以前他在家里的时候,除了觉得这个嫂子长得好看就没别的感觉了,也许那些时候她不会穿着打扮,而现在她竟然打扮得像城里的女人一样花枝招展了,因为那些时尚得体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她那无比娇好的迷人曲线,显得十分撩人。

他当的是城市特警,回来后又在城里当了一个多月的保安,自然见识过无数的城市女人,他觉得现在眼中的这个来自偏僻山村的曾经土里土气的红红嫂已经变得跟那些美丽漂亮的城市女人没两样了。他心里感叹不已,没想到几年不见,红红嫂不但一点不显老,反而变得更加好看了。

当张晓红的远去的倩影渐渐模糊的时候,陈建军才转过身顺着大路继续往前面走去。他又开始迈着军人的步伐挥动着双手大步前进,没办法,刚刚回来不久,他还一时改不了军人走路的习惯。

没多久陈建军就停着了步伐,一个转身就两步走过了大路左边的小水沟上面的一座小石板桥。他顺着田间小路往里走去,小路的右边是一条更加小的分支小水沟,这样的分支小水沟在田间地头随处可见,自然是为了方便灌溉四面八方的良田。

穿过一片片油菜花和葫豆田,陈建军终于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秧脚步田前面。他一个大步就跳过了小水沟,进了田里,三下五除二就把仅剩的十几窝青菜全部扯了起来。把青才捏成一把放好后,他就挽起袖子,把埋在田边缺口里的一块石头抠起来砸在小水沟里,接着他找了一些杂草和小石头堵了缝隙,于是水沟里的水大部分被堵了起来,倒拐流进了田里。

陈建军望着不断流向田里的水,点燃一支烟悠然自得地吞云吐雾起来。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田间深处突然传出来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是啥块狗日的龟儿子把水给我老娘堵了?”

陈建军不禁寻声望去,只见两片油菜花之间突然冒出来一个红衣女人。

继续阅读《特种都市高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小说《特种都市高手》张晓红 田坝完整版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