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神行之罪》王佳敏 飞影小说阅读

小说:神行之罪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王佳敏

角色:王佳敏 飞影

简介:在意识世界我们等你!等你一同一一破解

神行之罪

《神行之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进入神行世界

后街,小巷。

空中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在地面四溅开来。

小巷往下是一段漆黑的隧道,里面阴暗潮湿,垃圾堆积如山,成群结队的啮齿动物在其间乱窜。

它们黑芝麻一般的小眼珠子在黑暗中闪着微弱的光。这眼神使人自然的感到畏惧,但王佳敏却迎着它们走了过来。

王佳敏套一件黑色的雨披,缓步行来,高跟鞋践得地面噼啪作响。

它们警惕的盯着王佳敏,嘴里发出尖锐的叫,似在警告,又像懦弱者无谓的声张。

显然是后者。

王佳敏毫不犹豫抬起尖锐的鞋跟,狠狠碾扎它们的躯体,伴随着叫,炸毛后短暂的动怒,随后四散。

王佳敏目光中充满着不屑,望着它们落荒而逃。

随后她看到了他。

他倒在令人反胃的垃圾堆里,身子被噬咬得千疮百孔,血肉流散,说不清究竟是谁更加恶心。

他亦或是垃圾。

周围忽然间警笛声大作,冷冽的积水倒映着闪烁的红蓝灯光,上升着氤氲雾气。

一群穿着皮质雨衣的警员从两边的通道冲了下来,然后也发现了他。

她看着他们将他抬走,神情失落,茫然无措的呆立着。

“这就是事情发生的经过?”

琉璃问。

琉璃是一个西装干练的短发女性。

王佳敏点点头。

琉璃说:“能带我回到早一些时候吗?真正发生这些事的地方。”

王佳敏点头,转身离去。

便在这时,云消雨散,两人穿过雾霭,走入了一间看起来颇为温馨的住所。

简单的两室一厅,厨房里传来阵阵切菜声,伴着食物的芬香在屋子里弥散。王佳敏脱去高跟鞋,赤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径直走向客厅。

琉璃连忙跟上。

经过厨房时她有意朝里瞟了一眼,她的他专注的切着手头翡色的菜墩,脸上不自觉浮现甜甜的笑意。

琉璃走到客厅,见王佳敏呆坐在沙发上,手指不住在沙发边缘摩挲着,显出深深的眷恋和不舍。

琉璃抬头望了一眼时钟,跟着捋开袖子,瞄了一眼手上的腕表。

早晨十一点三十九分。

琉璃问道:“这会儿你出去了吗?”

王佳敏木讷的点点头,紧跟着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琉璃横在了她面前,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慰道:“你可以不用看的。”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

“来了。”他急忙放下菜刀,用手在围裙的裙角抹了一把,匆忙跑出厨房,“是不是没带钥匙呀。”他笑着来到门前。

“你……”话未说完,屋内陡然响起一声闷响,紧跟着房门被用力砸上,走廊的花瓶碎了一地,鲜血四溅。

他踉跄着跌倒在地,挣扎着朝厨房爬去,一条飞影飞快追了上来,手拿砍刀,重重朝他头顶劈落。

琉璃一把抱住了王佳敏,清晰的感受她颤抖的身子和急促的呼吸。

那条黑影十分模糊,看不清面目,待到活活将他砍死后,便拖着他的尸体向门外走去。

琉璃察看手表,十二点整。

墙上挂着的时钟却恰好停在十一点五十一分的位置。

琉璃盯着怀里的王佳敏说道:“凶手从杀人到带走尸体,一共花费了二十一分钟,经过检查,时钟之所以停止在十一点五十一分是因为电池恰好没电了。可是你却告诉警方,你在案发后压根没有回来过这里,但是你却清晰的知道时钟这一细节,足以证明,你在撒谎。你为什么要撒谎?”

王佳敏猛地抬头,厉声道:“我没有撒谎!”

琉璃不禁倒退了半步,喝问道:“你是谁?”

王佳敏双目圆睁,神经质的挥动着双手,嘶声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她状若疯魔,仿佛诅咒般不断重复着这一话语,屋内的光芒登时黯淡,四周的墙上血迹斑斑,无数的藤蔓和苔藓在地板上疯长,朝琉璃涌去。

突然空间内响彻一声暴喝:“赶紧出来!”

琉璃手旁凭空出现了一扇木门,琉璃忙拧开把手冲了过去,连忙将门闭上,大口喘息着。

她此刻身处在一间封闭的密室,四面是反光的铁质材料,恰好将天花板幽冷的灯光映射得格外冰凉。

密室当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密封舱,透过密封舱外的玻璃罩,恰好能看清舱内冷气中沉睡的人影,正是王佳敏。

披着白大褂的涂博士取下眼镜擦拭,阴沉着脸,训斥道:“任性妄为!任性妄为!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

琉璃解释道:“可是,我想若是能稍微刺激她,或许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

涂博士冷笑道:“真相?我们不是为了寻求真相,而是为了治疗这个病人,我希望你可以认清这个现实!”

琉璃抓了抓头发,垂首应道:“哦。”

涂博士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镜片在灯光下一片空白。

“说说看,我们这个设备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服务的?”

琉璃随口答道:“为了深入患者的意识世界,发现患者的错误所在,及时加以纠正,并……”

密室中蓦地响起一声厉喝:“蠢货,你好好看看你到底在干嘛!”

琉璃身子一颤,不由得倒退了半步,只见涂博士舔舐嘴唇,神情颇为失望,森冷的目光透过镜片凝视着琉璃。

“你……你是!”

“涂博士”叹气道:“干嘛要坏我的好事呢?”说罢慢慢朝琉璃逼近,身子越发挺立,胸脯隆起,脸也渐渐扭曲成王佳敏的面庞,发了疯的王佳敏。

琉璃张皇失措,不住朝四面光秃秃的铁壁喊话道:“喂,喂,我到底该怎么办?”

铁壁回荡着她的回声,却再无方才那中气十足男声的回应。

王佳敏道:“既然没法骗你了,我只好把你留在这里了。”说罢一扬手,右手掌中凭空多了一柄砍刀,踱着方步朝琉璃逼近。

琉璃不住倒退,很快便被逼至墙角,再无退路,她整个人已为王佳敏的身影所笼罩。

“留下来吧、留下来吧、留下来吧……”

“啊!”琉璃倒抽了一口凉气,登时惊醒,本欲挣扎,这才察觉到身上密密麻麻缠着各色各样的线,连通着她身侧的机器。

“看来她醒了。”涂博士和蔼的笑道。

琉璃回过神来,只见主任铁雄脸色铁青的瞪视着她,不由咽了咽唾沫,眼神急望向涂博士,希翼的祈求着。

涂博士讷讷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去。

铁雄身前拿着一个记事板,手指不住在记事板上叩击着,大声道:“你本次实践总共犯了如下错误。1、过度信任患者,导致放松警惕,让对方有机可趁;2、时机判断失误,过度刺激患者,导致患者精神世界扭曲,害人害己;3、也是最严重的一点!你竟然没有发现自己落入了对方的圈套,险些泄露重要机密,就凭这一点,你就没有资格继续担任观测者,更何况连犯三样大错。不好意思,我们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请你收拾东西走人吧。”

琉璃申辩道:“可是你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告诉我王佳敏是一个重度精神分裂症!”

铁雄咆哮道:“难道所有的观测都要在事先告诉你患者的问题吗?那我们还要你干什么!”

琉璃哑口无言,登时泄了气,沮丧的盯着地面。

铁雄大步走到琉璃身后,替她摘除身上的电导贴片,冷声道:“收拾收拾,赶紧滚蛋。”

琉璃噙着泪,再不争辩一句,趿着地上的拖鞋走出了密室。

涂博士叹道:“你对她是不是太严厉了?王佳敏毕竟是近年来最可怕的杀人犯,手上总共犯了十五条人命,这姑娘接触神行还没多久,你就让她碰王佳敏,我觉得,出这事儿是正常的。就是搁在十年前的你头上,也难保不会出纰漏。”

铁雄沉声道:“性质不一样!那会儿什么都是测试阶段,光是想想能进入别人的意识大家就都欢天喜地了,谁知道竟然发生了那样的事。”

涂博士摇头道:“若不是如此,咱们现在又怎么会缩在这么个小工作室内呢。要不是刑侦科收容咱们,现在神行的研究恐怕早就终止了。”

铁雄道:“算了,不说了,咱们来看一看王佳敏的意识吧。”

涂博士当即操纵电脑,在一旁的大屏幕前放出方才琉璃所看到的一切。

首先仍是陈尸的隧道。

铁雄指着屏幕中神情冷峻的王佳敏说:“看这个状态,现在应该是王佳敏本人。”

涂博士对这个结论显然并不赞同。

他加快了视频进度,画面登时来到了那个温馨的家,王佳敏坐在沙发上,无比眷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想,这才应该是本来的她。之前那个应该是她的第一重人格,为了使王佳敏在面对难以忍受的现实打击时所诞生来保护她的冷静型人格。”他如是说道。

铁雄疑问道:“照您这么说,这个王佳敏并没有杀了她的丈夫,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所谓第一起案件,凶手另有其人?”

涂博士点头道:“我认为这样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这个场景是王佳敏的意识体带我们进去的,你知道的,意识体不能操纵本人精神世界的记忆呈现。在这个现场里,她本人并没有出现。”

铁雄道:“那就很明显了啊,那个敲门进来杀人的就是她。”

涂博士叹了一口气,把画面调整到事发前十几秒的位置,屏幕中清楚的响起丈夫的声音:“是不是没带钥匙呀。”随后,画面定格在这一秒。

涂博士摊手道:“事情很明显了吧,如果真的是王佳敏本人,她大可以用钥匙自己进来,何必敲门?还有,为什么那个人影始终只呈现出黑影的形态。我们都知道,对于当事人不知情的事或者物,在记忆中就会以黑影的模糊状形态呈现。”

“也许是她的人格为了保护她……”铁雄紧皱眉头,右手来回在下巴摩挲着,忽然道:“那你怎么解释那个电池?”

“电池……”涂博士楞了一下。

铁雄飞快的跑到另一台电脑前,调出密密麻麻的档案,语速如飞:“根据警方的记录,由于邻居报案及时,他们迅速来到了现场,当时的时间是十二点二十五分。距离凶手拖离尸体不到二十五分钟!警方随即立刻封锁了现场,此后,没有任何人来过现场。”他抬起头看着涂博士,“如何?如果她在之后没有来过现场,怎么会知道时钟的位置。琉璃刚才的探索已经证实了,时钟没有遭到破坏,而是电池没电,自然停顿。根据规则,这个时钟在记忆中的呈现要么模糊,要么如正常一般自动前进,怎么会恰好和现实发生的一模一样?”

“这……”

铁雄抢着续道:“再者说,就算再这短短的二十五分钟里,王佳敏恰好来过,甚至在现场逗留,但见到这么可怕的现场,她既没有留在现场,也没有主动报警,而是离奇失踪,这是个什么道理?要不是后面通过酒店记录把她找到,或许她早就逃之夭夭了。”

涂博士轻轻抓了抓头上所剩无几的白发,在锃亮的头顶拍了拍,铁雄的言论使他感到心惊并无能为力。铁雄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了王佳敏是凶手,所有的证据在他眼里都是为了论证王佳敏是凶手这一事实,在一个纯粹客观的观察者角度,这是有失偏颇的。

铁雄还在滔滔不绝的论证着:“咱们先不说她能不能回来这件事……”他心里认定此时的王佳敏正在毁尸灭迹,“就算她恰巧回来吧,那她可就得避开一直守在楼下等待**的邻居,以及小区的保安,附近的熟人……根据警方的口供,可是谁也没有瞧见她,这样的概率,应该有多大?”

涂博士叹了口气,仍是沉默。

铁雄干脆抢到涂博士身旁,将他挤开,操纵电脑的屏幕画面,将之调到凶手移动尸体的地方。

画面中,黑影用刀砍破“他”的头顶后,便将刀收好,抬起被害者的脚,将尸体拖拽出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色的血痕。

“喏,看看,若是凶手是一名男性,何必用拖拽的方式移动尸体,这说明凶手的力气不足,因此,凶手是一名女性的可能性极大。”

涂博士一把推开铁雄,重又夺回了电脑的操纵权。

此刻,显示在屏幕中的是一份建筑构造图。

“您什么意思?”铁雄费解。

涂博士不答话,又一番操作,建筑图又变,呈现出3D模型样式。

“你自己好好看看,王佳敏住在六楼,日常出行都乘坐电梯。死者死亡的时间是在中午,在光天化日之下,凶手在杀完人后竟然不是就地解决尸体,而是将尸体急不可耐的带离现场,你想这是为什么?”

铁雄不屑的笑:“谁知道神经病到底是怎么想的。”

涂博士被铁雄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使劲拍打操作台,连珠炮般嘶声道:“如果凶手真的是王佳敏,案发现场是她自己的家,她干什么不再屋子里将尸体处理完毕再抛尸,何以甘冒如此大险立刻进行抛尸?就算如你所说,她在案发后音讯全无,最终在酒店被捕是因为试图逃跑,可是又为什么做出大白天拖行尸体的蠢事?行为前后矛盾,不是吗!”

铁雄吃了一惊,一时间难以回应,只是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涂博士。

“再者说,如果她真是疯了,又没有力气拖行尸体,干什么不坐电梯,而要走一旁的消防通道。”

铁雄道:“那是因为消防通道没人呀。”

涂博士大声道:“她不是疯了,想要被人抓住吗?干嘛又突然想起来走消防通道?啊?更何况拖着这么一地的血,走消防通道跟乘电梯有什么区别?还有,我想请你告诉我,干什么血迹在第四楼的时候凭空消失。还有,王佳敏到底用什么方法带着尸体逃离现场的?尸体为什么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出现在另一个城市?这些问题,你都能回答吗?如果不能,你凭什么给她定罪?观察者的工作时救赎,不是定罪!”

他一口说完这么长一段话,不禁气喘吁吁,佝偻着身子,冷汗涔涔。但他还要说,用他老而不昏的目光逼视着铁雄,喘息道:“你批评琉璃,实际上你又何尝真正的冷静过。我早说过,你是个卫道士,早该去当犯罪克星,而不是一个观察者。”说完这些话,涂博士疲惫得难以自制,拖着步子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蜷缩着后背躺倒。

这一番激奋之言,连他自己都感到十分奇怪,不由得微微摇头,脸上显出一丝苦笑。

铁雄低垂着头,似乎在沉思着,却不知是否听进了涂博士的一席话,正在反省。

良久,屋内一片死寂,两个人各怀心事,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动上一动,仿佛两尊石像般静存。

“我想亲自进去一次。”铁雄忽然提议道。

他见涂博士仍旧是一动不动,自嘲一笑,便自顾自坐到方才琉璃起身的平台,将电极片朝自己身上贴,从头至脚,缓缓躺了下去。

涂博士终于长叹一声,起身走到机器旁,按下了红色按钮。

伴随着一震舒缓的隐约,铁雄渐渐沉入了梦境之中。

场景变换,铁雄来到了一条长街,空中阴雨连绵,四周环绕着霓虹的光。

铁雄四周搜寻,并未发现王佳敏的身影,于是加快了脚步,朝地下隧道奔去。

一辆垃圾车正从隧道中缓慢的驶出,轮胎碾过道路低洼处溅起一片水花,打**铁雄的衣服。

“他妈的!”铁雄啐了一口,快步朝隧道内走去。

此时,王佳敏孤独的站在隧道的深处,悄然而立,单薄的雨披不断朝下滴落水珠,发出“滴滴答答”的清响。

铁雄迟疑了片刻,终于顶着头皮上前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王佳敏没有回头,只是用她一惯冷淡的口吻回道:“你来了多久,我就来了多久。”

铁雄松了一口气,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王佳敏只是一个意识体。

于是他问:“现在的你在何处?”

王佳敏冷笑道:“不知道。”

“不知道?”铁雄皱眉道。

王佳敏道:“你不是一惯对我怀有恶意么,这里没有你想要的线索,离开吧。”

这时,两人身后的通道升起浓郁的雾霭,王佳敏转身穿过雾霭离去。

铁雄只有快步跟上。

经过雾霭,两人果然回到了王佳敏的家中。

然而一回到这里,王佳敏便如同换了个人似的,身上裹挟着浓郁的阴霾,神情忧郁,又无限眷恋。

铁雄无法像琉璃一样展现对这个柔弱女人的关怀,他心里深知此人在现实中究竟何等的狰狞可怕,同时也回想起琉璃激怒她时她那怨毒狠辣的神情。因此他只是随意的站在一旁,等待着事件的发生。

一如既往的流程,敲门,砍杀,抛尸。

铁雄将时间定格在了砍杀的那一瞬间。

他回头观察王佳敏,她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以手掩面,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铁雄,你走到门外看一下他到底怎么离开的。”涂博士忍不住出言提醒。

场景忽然如同电影断片般闪了一下,这是外界干预精神世界时产生的副作用,铁雄并不见怪。他等了一会儿,待到场景复原,他跨过横倒在走廊前的尸体,向门口走去。

也不知是否错觉,在经过尸体的一瞬间,他仿佛感觉静止的黑影晃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涂博士的声音十分激动的喊道:“等一等!”

铁雄问:“怎么了?”

涂博士颤声道:“刚才那个时钟动了一下!”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铁雄忽然感到毛骨悚然,急忙扭头看向王佳敏,还好,王佳敏没有异常。他松了口气,方才他险些以为王佳敏又发疯了。

涂博士道:“我没骗你,你快去看一看。”

铁雄不自觉咽了一口唾沫,再度跨过尸体,走到王佳敏蜷缩着的沙发旁墙上的时钟前,伸手将时钟取了下来,翻到背面察看。

就这么一看,铁雄再也按捺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倒霉的时钟后头竟然没有安装电池!

“这不可能!”铁雄顿时悚了,忙盯向王佳敏。

涂博士守在屏幕前猛地倒退了半步,失声道:“小心!”

方才站在铁雄身后举刀过顶静止不动的黑影忽然朝铁雄冲了过去,涂博士看得分明,那模糊的黑影面部似乎咧出森森白牙,竟是在冷笑!

“铁雄!”

涂博士扑到操作台前,然而画面顿时黑了下来,什么也看不见了。

“铁雄!”

涂博士拼命敲打键盘,然而电脑再也没有了反应。

他急忙冲到铁雄的面前,正要拔出铁雄身上的铁片,猛然惊觉在本体意识尚未回归之前贸然拔出铁片将会致人死亡的事情。那是他十年前不愿再回忆起的经验。

涂博士大口喘息着,脑海中不断回忆起方才的经过。

那决不寻常,这不是王佳敏的精神所能做到的。他不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有别人和铁雄一起进到了王佳敏的精神世界!

这个人在影响王佳敏的回忆!

神行的设备会忠实的还原被访问者精神世界的一切,除非访问者过度刺激被访问者,例如琉璃之前刺激王佳敏一般,被访问者的潜意识才会对访问者发起进攻。但凭借着如今日益完善的科技,访问者是有办法安全的回来的,绝不会像现在这般!

涂博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他知道亦不能再等,铁雄的生死安危将全系他手。他于是立刻取下了挂在铁壁上的电话,摁下了红色的按钮。

“喂,我要报警……”

琉璃在回家不到两小时后便被紧急召回研究室,推开门,她便看到了抱着头蜷缩在椅子上的涂博士。那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情况,那个和蔼,睿智,随时充满希望的涂博士正在微微颤抖,他阴郁的脸色不乏恐惧和懊悔。

“博士?”琉璃试探性的喊道。

涂博士楞了一下,艰难的抬起头望着琉璃,颤声道:“你来了?”

琉璃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涂博士喘了一口气,将铁雄所遇到的事情简单的重复了一遍,又道:“我向保卫科的人上报了,我怀疑我们报备在保鲜库的器材遭窃,有人利用同等的技术侵入了王佳敏的精神世界,并把铁雄抓住了,现在铁雄生死未卜,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那您为什么不赶紧把王佳敏的精神连接断线?”

涂博士嘶声道:“铁雄现在被困在王佳敏的精神里,一旦那边强制下线,铁雄将会脑死亡!”

琉璃惊道:“您从没说过‘神行’有这种危害。”

涂博士微微摇头,沮丧道:“是我的错,但是我真的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现在还摸不清对方的目的,当局已经回绝了我要求继续派人进入王佳敏精神世界营救铁雄的申请。现在他们正全力搜索,试图在现实中把凶手揪出来。可是……可是精神世界内的时间是混乱的,我害怕等到他们抓住真凶,铁雄已经维持不了了。”

“怎么会?”

涂博士抽噎道:“你应该清楚,一个人的精神离开身体24小时究竟会发生什么。这是我在事前就曾经告诫过你们的。”

琉璃道:“可是,铁队刚刚开除了我,我……您为什么会找我?”

涂博士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隐瞒你了。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能被我们机构选中?”

琉璃摇摇头。

涂博士道:“那是因为早在一年前,你就曾经接受过我们机构的治疗。”

琉璃不禁骇然,吃吃的望着涂博士,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只听涂博士续道:“当时你患有明显的人格分裂症,并向**提交了申请,作为志愿者来到了我们这里接受治疗。但是当时只有我发现了你异于常人的天赋,于是主动将这段记忆保存了起来,放你回到原本的生活之中。我想,如果你真的适合这个职业,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琉璃心中五味陈杂,别扭的感到两手无处安放,只好不断的扭头四顾。

涂博士续道:“果然,你在两个月前参加了‘观测者’的考核训练,并一路从预备役脱颖而出,成为了继铁雄之后第二个能够亲自进入他人精神世界的‘观测者’。但是,这并不是你全部的天赋。”

琉璃颤声道:“那么,我的天赋是什么?”

涂博士五官抽搐着,最终化为一丝苦笑:“你的天赋,就是我亲手隐藏起来的第二个人格。”

琉璃再也支撑不住,双脚无力的瘫软下去,跌坐在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涂博士哀求般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算我求你,铁雄的性命全部寄托在你的手中,我只有恳求你。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琉璃从未见过涂博士这般低声下气,也从未见过他这般的苍老,这般的死气沉沉。

但是,自己难道能够打赢一个妄图用自己做实验的人吗?自己真的能够为了这样一个人去冒生死大险?她不知道,她不但心乱如麻,思绪也乱做一团,如同被撕碎的纸片在脑海中纷飞,自己孤立无援,在满是纸屑的世界里搜寻着碎片,试图将它们拼回最初的模样。

涂博士两眼噙着泪水,泪水在他浑浊的眼睛里滴溜溜的打着转,他伸手拭去了泪水,擤了擤鼻子,起身道:“我希望你能考虑我的请求,但是我也不会恨你拒绝。我知道这一切令你为难,我绝不会勉强你。我或许是个古怪的老头儿,但是我从未想过害你。”说罢,便脚步蹒跚的朝大门口走去。

琉璃喊道:“你要去哪里?”

涂博士苦笑道:“去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愿意帮我操作机器的人。”

琉璃失声道:“你要自己进去?”

涂博士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方法么?”

琉璃撑着膝盖慢慢起身,强笑道:“不如我来帮你操作机器吧。”

涂博士一怔,旋即笑道:“也好,省得麻烦别人。我也不愿意牵扯太多。”

琉璃嘴里喷出一口热气,迈步走到铁雄身前,抓住铁雄身下平台侧面的把手,又拉出一个延展的平台。

涂博士惊道:“你要干什么?”

琉璃强笑道:“你知道我这个人的,素来争强好胜,这回我亲自把铁队救出来,他就再也不会说我不合格了吧。”

涂博士红红的眼圈再次释出泪来,鼻头一酸,说道:“你真的清楚后果吗。”

琉璃答道:“还有一点疑问,需要您给我答疑解惑。”

“你说,知无不言。”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的另一个人格也像铁队一样被困在精神世界里,我本人会有危险吗?”

涂博士艰难道:“我不愿意骗你,无论你的哪一个人格都包含你的精神力。一旦陷落,都会对你造成生命危险。”

琉璃嫣然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她为自己贴好了贴片,慢慢的躺了下去,涂博士拉下了开关,目送琉璃离开,进入精神的世界。

“喂,周围怎么黑漆漆的?”琉璃喊道。她身处一片混沌,看不清来路,望不见远方。

而在王佳敏的精神世界中,一个俊俏秀美的男性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正在雨水溅湿的街道上缓步前行。

“琉璃子,好久不见。”涂博士嘴角苦涩的问候道。

俊秀男子抬头朝天空望了一眼,湿润的发梢遮盖了他的双眸,他咧嘴笑道:“好久不见,大概一年了吧?”

“不错。”

琉璃子闭上眼伸出手,感受雨水落到掌缘的触感,不自禁打了个寒战,苦笑道:“这回看来很棘手呀。”

涂博士道:“否则也不用你亲自出手了。”

琉璃子冷笑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涂博士叹道:“是福是祸,尚未可知。铁雄被抓的地方是在王佳敏的家里,你要不直接过去吧。”

琉璃子道:“我自有分寸,好了你别说话了,一会儿王佳敏的精神世界该卡壳了。”

不一会儿,琉璃子便走到了隧道前的缓坡,一辆垃圾车缓缓从坡下向上驶来。雨水不断从挡风玻璃上淌下,形成一道水幕,跟着被雨刷器劈开,随即又闭合,如此往复,始终看不清车内司机的模样。

琉璃子轻轻一个响指,世界仿佛凝固,雨水也凝止在半空,仿佛漫天垂下的吊坠。琉璃子穿过雨水,走到了垃圾车前。随后,他的脚边凭空出现了一个梯子,延伸到垃圾车装塞垃圾的后车厢里,琉璃子沿着楼梯一路向上,走进车厢。

根据精神世界内的规则,观测者有能力暂停某处空间的进程,以便仔细的观察整个场景的细节。然而,如琉璃子这般凭空造出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是绝无可能的。

这全因为琉璃子自身的特殊性。他不仅是琉璃的第二重人格,更是一个拥有幻想型精神病的患者。这样的病症在现实世界中或许会是一个可怕的麻烦,而在这里,他拥有着凭空创造自己所需要的一切的能力。

很快,琉璃子在垃圾车中发现了大量的血迹,以及一些肉屑,就在最上层的垃圾之中。显然,这就是凶手抛尸的手段。

这里虽说是k市,而非王佳敏所居住的D市,然而两个城市毗邻,相互接壤,类似这样的垃圾车是环城运行的。

根据其出现的地方,就能推测出其行驶的路线。

琉璃子转到车旁,拉开了车门,里面端坐着两团虚影。

显然,这两个司机并不知情。

随后,琉璃子再不停留,直接走进隧道。

王佳敏淡然的回头觑了他一眼,燃起了一只烟,笑道:“我等了你好久。”

琉璃子敏锐的注意到她手中的香烟,笑道:“看来那个人帮了你很多,你的自由度越来越大了。”

王佳敏挑眉道:“你已经知道了凶手抛尸的线索,还想要知道什么。”

“我注意到一点。”

“什么。”

琉璃子笑道:“我记得琉璃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个垃圾车。所以我好奇,抛尸的这条线索你是才放出来给我,还是你也才知道?”

王佳敏吐了一口烟圈:“根据规则,我并不能隐藏线索,不是么?”

琉璃子道:“那是之前,在那个袭击铁雄的人进来之前。我不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但是‘神行’对你的精神限制似乎越来越弱。”

王佳敏道:“很遗憾,根据我和那个人的协议,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可以自己去发现。”

琉璃子忽然目光一闪,眼神灼灼的逼视王佳敏道:“你不是主人格,对吧?她在哪儿?”

王佳敏摇摇头,“很遗憾,这个我也不能回答你。”

琉璃子指着通道外渐渐升腾的雾霭,问道:“不知道我在下一个场景是否可以见到她。”

王佳敏笑道:“你可以试试。”

琉璃子不再对话,快步穿过了雾霭。

然而一瞬之间,他就感到脚下的触感异常,环视四周,竟满是藤蔓青苔。

王佳敏神情疯癫,双眼通红,恶狠狠的朝他扑了过来。

琉璃子吓了一跳,急忙打了个响指,一个牢笼凭空出现,将王佳敏困住。

王佳敏撕咬着铁栏,拼命挣扎,却是枉然。

琉璃子松了口气,喃喃道:“看来这里才是真实的情形。琉璃把王佳敏主人格刺激之后这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之前铁雄进入到场景完全是那人虚构的。”

琉璃子挥了挥手,令铁笼粘到天花板上。王佳敏疯狂的挥动着四肢,口中念念有词,嘶声道:“你逃不了的,任何人都逃不了的!”

琉璃子叹气道:“看来这个场景坏掉了。”

于是走到门边,拉开大门,朝下一个场景走去。下一个大门的门口有一种魔力,吸引着琉璃子打开,琉璃子将大门打开,琉璃子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光线变得越来越暗,待琉璃子全部走进去以后,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门啪的一声,紧紧的关上了。琉璃子回头看了一眼,朝着通道里走过去。

继续阅读《神行之罪》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书童小说 » 《神行之罪》王佳敏 飞影小说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